第三十七章 豆腐

可是这饭菜既都到了,为何又不分呢?

就在这群匠人们感到奇怪的时候,那负责分食的两位小厮,却是瞧着后头面露欢喜之色:“到了到了!”

说完,就将封的还算严实的两个木桶给打了开来。

原来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跟在后边提溜着餐具的人跟过来了。

虽说在工地这种露天的环境中吃饭,不做什么讲究,可也不能让工人们空着手抓吧。

早在开工之前,府内后厨间就进了一些价廉的竹筷,竹托,刷干净,放在一旁备着。

这不,就派上用场了。

这餐具依是两个人拿着。

将竹托上下摞起,再用细麻绳紧紧捆好,挂在平日间背篓子或是箱子时起支撑作用的背架之上,几十个托子就被他们全数的背过来了。

最占地方的餐具背在了背上,腾出来的一双手,则可以一手提一只篮子。

一边篮子摆碗,一边篮子放筷,其上再扣一方布巾子。

显得干净又敞亮,让那些依着指示,先过来取餐具的匠人们都不由的眼前一亮。

大户人家就是讲究,工人吃饭,也不见怠慢。

众人一团围上,年纪最小的邵满囤却不着急。

他跟在队尾,待到前面的人领了个七八的时候,才将他那一份儿餐具给拿到了手中。

这乡里人做的餐具,算不得精细,邵满囤手中的竹托盘,盘底儿还泛着毛刺儿。

但是胜在心思精巧,正是得用。

这竹托上加了两个薄片的隔板,将一尺见方的托盘给分成了三段。

一段窄些,两段长些,正好用来摆放另一旁仆役手中分到的一碗一碟。

将碗碟放置在托盘上,正好与分隔好的空档卡做一处。

这样托着盘子,寻不着地方,也不怕因手抖将饭菜倾在地上了。

邵满囤瞧着有趣,脚下却不曾停着。

他先是去了人已经渐少的木头桶子处,将竹托盘递了过去:“劳烦小哥替俺娶两个饼子。”

这还是头一个领饭还跟他们客气两句的匠人呢。

因着这一句客气,那从一层摞着一层的木头格子中拿烙饼的小厮还特意的瞧了邵满囤一眼。

他手底下一翻,愣是将这一层中最大的两张饼子塞到了邵满囤擎着的托盘里。

邵满囤却是无知无觉的道个谢,跟着前面的那个人一起往右侧了侧,顺便连菜也给打了。

东家说了,这个桶中是用萝卜为主熬的烩菜,邵满囤本也没存着好吃的心思。

谁成想,他往那盛菜的圆桶子中一瞧,可是对这初家所谓的烩菜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哪是他最开始认为的清汤寡水的素菜杂烩啊,这分明就是油重汤弄的肉荤大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