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南方

而这其中不少人都是他们这些得力干将们十分瞧不起的,靠着溜须拍马升上去的草包人物。

比如说张大帅前任的马夫,张大帅在外面认下的义子,甚至还有张大帅多少任的姨太太家的小舅子,总之都是些酒囊饭袋,草包蠢货一样的人物。

可是偏偏就是这样的人,却得到了一次走上人生巅峰的机会。

而他们恰是因为太过于能干,在张大帅百般思量之后就被放弃了。

这一晚上,在山东以北到底发生了什么,远在济城之中的人们无从得知。

但是在济城这个同样不平静的夜晚里,却有许多与山东督军有关的人以及事情正在发生。

先是初老爷与田中玉的最后一次深谈。

没有人知道这两个相处的不错的人到底谈了什么,只有初开鹏与田中玉两个人知道,他们到底做出了何种的决定。

田中玉手中的属于山东本土势力的两个整编团被交到了初开鹏的手中。

至于一个商人哪里来的能够统领军队的人才?

这不是就在前几天,日本人发飙的前夕,这位睿智的大豪商,早就与远在广州的小儿子取得了联系嘛。

一开始是通过邵年时与其建立起了通信的关系。

毕竟初邵军先斩后奏,并且与其父亲斗智斗勇了之后,虽然顺利的脱逃了,但是他并不清楚自己在做了这么一系列的举动之后,他那位厉害的爹会不会对他采取一些措施。

万一他爹动用了一些他在南方布置的眼线或者是新认识的朋友,把他从广州抓回来可咋办,所以,在安顿好了之后,初邵军只是偷摸的给已经在济城落下脚的邵年时去了一封信。

在这封信中,他先是表达了自己对于邵年时的想念,然后告知对方一切都好,并且给邵年时描绘了一副到处都充满着新思想,新理念,以及志同道合的年轻人的美好景象了之后,就开始旁敲侧击的了解他走后其父亲的反应,以及邵年时是否有打算往南方发展的意向。

对于初邵军来的这封信真正想要表达的含义,邵年时是心知肚明的。

他在第一时间就将这封基本上大半的问题都围绕着初老爷发不发火了的信,给送到了初开鹏的手里。

待到第二天的时候,邵年时就收到了初老爷返给他的一封回信,以及一张通用银行的定存存单。

邵年时明白,初老爷这是彻底的原谅了初邵军的反抗了。

因为在这封来自于广州的信件之中,初老爷看到了自家儿子的成长,以及他将来会做出的一番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