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血性

这是一位穿着黑绸子半长衫子,内配一白色丝绸褂袄,腰间捆着同色的腰带,腿上的绸缎裤子却是打了一个结实的绑腿,与足下蹬着的黑布鞋与白棉袜给分离了开来。

他是济城最臭的河沟边上生存着的放贷人。

这种背靠着济城赌坊的民间借贷组织,是一群只认钱不认人的凶狠残暴的玩意儿。

他们今天来,就是为了英峰曾经在他们这里借出去的一笔钱而来的。

可是现在,他就坐在这个大厅里将近半个钟头了,没有得到这个老头的半分承诺,结果等到这个假洋鬼子一过来,对方就什么都给对方考虑到了?

是的,在这位学识不多,认知不多的粗人的眼中,日本这个国家全都是穷的掉裤子的海匪与倭寇罢了。

屁大点的国家,现在也敢在中国这个地界上充当洋大人了?

做他的白日大头梦啊。

凭什么英家的人在稳定下了继承人之后,先要偿还日本人的钱?

以为他不识字就看不了报纸吗?

那报纸上都说了,英家把小日本的货给毁了,人家要他赔上一大笔的钱呢。

若不是看在英家就算是破产了,手里也有能变卖上价钱的家当的话,他们做房贷这行当的人,能傻到将钱借给马上就要不行了的英家?

现在,那个老头既然能给这个小日本一个承诺,那就能给他这另外一个债主一个承诺。

“凭什么先还这日本人的钱?”

“据我所知那可是一大笔的钱吧?”

“依着你们英家现在这个状况,不变卖家产是凑不齐那么多的大洋的吧?”

“怎么?有钱还日本人,没钱还我丁九爷的钱?”

“你们欠我的只是区区上千块的大洋,带上利钱也没超过2000块。”

“怎么连我的这点钱都还不上了,你拿什么去还人家那数十万的大洋?”

“吹牛逼拖延时间?还是瞧不上我们这点银钱,是打算赖账了怎么地?”

“我告诉你啊,今儿个我九爷既然出现在你们英家了,那就是为了过来要钱的。”

“钱要不到,你别想我就轻易的走了。”

“我管你是不是刚死了主子,我今儿就一句话,还钱!”

说完,这位丁九爷还对着三井夭寿那一伙人轻呲了一下,以表轻蔑。

我管你英峰欠你多少钱呢,我要先把自己的要回来再说。

见到对方无礼的举动,站在三井夭寿身后的端木以及两位武士保镖就忍不住了。

他们呛啷,抽出半截的武士刀,这就打算给对面的那个说话不客气的男人一点好看。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