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办年货

这时候的小炉子上,平板的木头锅盖的两边,呲呲呲的……喷着带着米香肉香的热气。

算算时候,锅中的饭与肠必也是熟了。

掀锅,提碗,吹着被香肠碗沿儿烫的有些发红的手指,将那充满了能量的,浸染了肉香的杂粮饭盛个满满……

就可以进行一次,暖了胃又暖了心的午餐了。

“真幸福啊,以后,每一天都会这么幸福下去的。”

这自语一般的话说完,邵满囤就再也顾不得旁的,埋着头,大口的扒着饭。

杂七杂八的杂粮饭总是能给人无限的惊喜,软糯与坚韧,在高温的催化之下,把所有的口感变成了最为和谐的乐章。

一片滴着肉油,带着五香粉的重口的香肠,配着它独独缺的酸与辣味道的土豆,就完成了人生百味中最后的融合。

这一顿吃的过瘾,让用饭的人在这个凌冽的冬日,愣是吃出了一头的薄汗。

让本就火力壮的年轻人,在收拾碗筷的时候,就将外面套着的大袄子给解了开来。

只去忙完了手头所有的活,再瞧着日头,时日竟过了足有一个时辰。

是时候去炕头瞧瞧了。

邵满囤来到炕边儿,打开封住的大罐盖子,斜着往内里一瞧,那些原本还挺坚挺的麦芽粉,竟是缩水了大半,蔫儿哒哒的,渗出了许多浆水。

他伸出手指,在水层的表面轻轻的沾了一下,伸进嘴中一尝,一股子清甜的味道就浮现了出来。

“差不离了!”

邵满囤将盖放在一边,转身就将准备好的纱布给拿了出来,篦出罐子中的渣滓,只将剩余的甜水盛好,给搬到了灶台间中。

剩下的就是慢工出细活的熬了。

待到这日头往地平线过去凑的时候,邵满囤手中额糖,已经凝固成了一坨。

他抓着两头,如同拉抻面团一般,将这个如同橡皮筋儿一般有劲儿的麦芽糖奋力的朝两边拉开,在软糖与空气充分的接触之后,又迅速的攒合到一起,咕叽咕叽的揉动几下,就这么反复的拉拽再融合了起来。

做到最后,每一层糖中都沾染了晶莹剔透的泡泡,纵是邵满囤的气力也要拉不动的时候,这一块长条厚方的黄糖,就算是完成了拉制的过程。

趁着这股子半凝不凝的热乎气,邵满囤敞着领子就将糖方给抗到了屋外。

内热的温度这么一激,这糖方的表面一下子就浮现出了一层白雾。

不过刚给搁置在院落的架子上,这方糖就已经冻上了一层冰霜。

从外敲击,里边还有些软塌。

邵满囤也不走,只是时不时的上去摸摸这方糖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