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暴露

“选择更容易撤退的后门作为行军的路线,还有在撤离的时候我们要做好隐蔽工作。”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我们的军火库,粮仓以及放置重要的公文的档案库都被这些残军给重兵把守了起来。”

“他们现在唯一没敢下手的理由,大概就是顾忌着自己的大帅若是重新出山,重卷而来时发现他们竟然将北方各军阀联合置办起来的军校就给这么毁掉了,从而需要军法处置的话,怕是在他们第一天冲进校园里边的时候,这些东西也都是无法保全了。”

“不过我们还有一次对着这些地方下手的机会。”

“他们不知道,一些马上就要毕业的优秀学员手中竟然还偷配了那几处所在的钥匙。”

“我们只要小心一些,多搬运一些物资与我们一起撤离,也并不是无法实现的。”

“毕竟这些东西,无论就算我们撤退到南方去的话,再成立一所新的学校的时候,也是用得上的。”

教官的提议得到了大部分老师的认可。

因为他们知道,对于一所学校来说,钱,人,亦或者是房子都不是必须的东西。

但是一所学校的办学理念,教授学生的教案教材,最终想要培养出何种学员的方针,才是最为主要的存在。

所以,哪怕他们在路上过的凄苦一些,学院之中存放在档案室内的一代代名教所留下的教案以及陆军学院放之四海也能称得上一句绝无仅有的教材,他们是一定要全数抢救出来并带走的。

对于教员的这条提议大家当然是全员赞同的。

诸人对于晚上行事的细节进行了再三的讨论了之后,就静静的蛰伏起来,等待着夜晚的到来。

这一天,大概是因为他们要有所行动的缘故,竟然连圆圆的月亮都不曾出现在天空之上。

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也为在暗中行动的队伍提供了最大的掩护。

几个统管刑侦课程的教官,身先士卒,带着几个机灵又大力的学院,将看守的最为松懈的档案室与图书馆的大门给打了开来。

两人负责在门口放哨,七八人一起,拖着空****却结实无比的麻袋包,进了这北方最大的军事图书馆之中。

没有人点亮任何的照明设施,大家都在凭借着以往的记忆,去将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书籍装在他们手中的工具之中。

不过半刻种,原本还满满当当的书架就已经被搬了一个七八,大家见到此行如此的顺利,心中那高悬的心就往下放了三分。

待到他们再返回时,带着的十几只麻袋竟是勉强将书架上的书籍给装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