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是阿宋身后的小尾巴,整天嘴里掛著阿宋長阿宋短的,永遠都是以“阿宋說”為開頭。

他像一張白紙,被阿宋一點一點涂上色彩。

會照顧自己的日常生活,會待人接物,會自己消遣時間,當然得要阿宋全程陪著,雛鳥情節一覽無遺。

秦爺很嫉妒阿宋占據了青瓷的大半時間,但是沒有辦法,他比不過阿宋在青瓷心里的地位。為了那個阿宋青瓷和秦爺嗆聲了多少次,而且次次過后都不再理他,怎么討好也沒用,每每都是那個阿宋看不過眼在青瓷身邊勸解著,保證他一點沒生氣,這才罷了。

居然要情敵給他求情,這樣的憋屈處境直到秦爺發現青瓷的品味也被阿宋給影響了之后,才立刻爆發。

阿宋是誰?再怎么隨和,再怎么機靈討喜那也只是從一個小山村里出來的農家小伙。如果這是秦爺偶遇的一個人,他心情一好,肯定也會大方的讓他跟在掌柜的后面,學習學習,以后有一份自己的出息。可是如果是作為青瓷的啟蒙老師的話,這討喜,這機靈,都沒用!那絕對會被秦爺從頭發絲挑剔到腳后跟。

青瓷是誰?失憶前他是氏族大家的公子,自幼飽讀詩書,志趣高雅,清明如月,舉手投足都是一種大家風范。這兩個人湊到一起,阿宋給青瓷當起了老師,如今被一點一點教導吃飯穿衣這點小事也就算了,他們比不上阿宋的影響,他們有這個自覺。

可是,當青瓷有一天竟然和阿宋一樣,喜歡那種代表富貴的牡丹花時,秦爺怒了。

小山旮旯里出來的人才喜歡那種俗氣的牡丹花呢!

“阿宋說,牡丹花好看……”阿宋喜歡,所以青瓷也喜歡,可是秦爺在旁邊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用目光把阿宋砍了十塊八塊,新仇舊恨加起來,似乎青瓷已經被阿宋教壞了,從一個翩翩公子變成了十惡不赦,作殲犯科的殲人,還是一光腳赤膊,挖鼻孔亂吐痰的殲人。

青瓷那邊不能說阿宋的不是,不然會被青瓷掃出門的,秦爺把目標轉向莫默那里,還算委婉的表達了自己對于青瓷喜歡大紅牡丹的抗議。

“咦……青瓷喜歡紅牡丹嗎?”

同樣在討好青瓷想占得一席之地的莫默就完全沒有秦爺的那種顧忌,連秦爺的暗示都沒聽懂。

“老四那里搞了個盛園牡丹會,明天帶青瓷去看好了。”

莫默用的招式是投其所好。

“你不覺得牡丹很俗嗎?青瓷以前喜歡那種大紅牡丹嗎?”秦爺終于明白,不能指望飛葉樓多有品位,因為他們老大都是這個德行。

“喜歡牡丹怎么了?哪里俗了?”莫默瞪了秦爺一眼,敢說他們老四辛辛苦苦弄出來的牡丹花俗?如果不是他們老四,他們想在這大秋天的看牡丹都看不到呢!

“別拿花分三六九等,什么俗不俗雅不雅的?長的沒花好看還敢嫌棄花了……”

再說,青瓷以前,也沒嫌棄過牡丹俗,捧過蓮花高潔。

“青瓷可說過,這花,這草,一物一物,都是上天的杰作,你說蓮花好,你讓蓮花開成牡丹那樣,它還開不出來呢,自己心術不正怪到牡丹身上。”

莫默拉成了眼,看著被他說得啞口無言的秦爺。

“都說那銀子忒俗氣呢,怎么沒看秦爺少賺一點啊,若說銀子有銅臭,那秦爺可是在銅臭味里泡到了現在……”

說完,莫默一掩鼻子,好像秦爺的銅臭味已經飄到了他跟前一樣。

“以后,為了咱們青瓷的清雅,秦爺您還是少來一點吧!”整個把他們飛葉樓當成在自家后花園了,有這么不請自來當客人的么?

秦爺不說話了,本來還想跟莫默提一下,他可以送幾個不錯的人過來一起伺候青瓷,順便把一些不好的東西都擋在青瓷的外面,卻被莫默明里暗里說了一通,還笑了一番。雖然莫默說的話他不喜歡,但是細想來秦爺也想通了。

以前青瓷確實沒分過這個,是他過于狹隘了,很可能是對阿宋的嫉妒作祟,還是由著青瓷吧,只要青瓷喜歡。現在青瓷是什么都不太懂,但是對著他拉長了臉,也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