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葉樓這邊正熱鬧著,莫默騎著招財已經出了城,秋天的草地很肥碩,招財在飛葉樓里被悶的狠了,此時非常興奮,撒開了蹄子跑,不久就跑出了老遠。

“招財,高興了吧!”這段日子,大事小事不斷,莫默也知道冷落了他的這匹馬了,別說帶它出來放風,騎它出來溜溜都沒機會。

其他幾個當家出來辦事還會騎著馬晃晃,他沒啥事做,整天在飛葉樓里,所以他的馬也只能老老實實被養在馬廄里。

如果不是喂馬的和他說最近招財特別暴躁,還喜歡踢人,委婉的提醒他該看看了,那他也想不起來自己已經多久沒見過他的坐騎了。

“招財,真是對不起了,最近都沒怎么看你。”

此時,招財已經找到了一塊有很多草的地方,停在那里吃著草,聽著莫默這道歉,它鼻子里哼哼著,反應很欠捧。

心情不好,懶得理這個臭主人。

“招財,你這么急躁,是不是要發情了?也是,冬天馬上就要到了嘛!”

莫默感覺自己已經被一場場喜酒給泡壞了腦子,如今后遺癥出來了,那就是看到形單影只的就想幫忙張羅對象。

招財躲開莫默的手,于是他覺得自己說的肯定很對,因為招財害羞了。

“看大家都成親了,你也坐不住了吧?”莫默拍拍招財的屁股,“你是我莫老大的馬,我不會虧待你的!你也算是混出個樣子了,現在出去,那些馬哪個不給你三分面子,給你讓道?”

那是因為它們怕你手上的鞭子。

招財還在那里甩著尾巴吃草,不理他的主人開始念叨著回去就給它張羅成家的事,還要擺上幾桌。

草悠悠吃著,天地靜好,莫默已經以長輩及主人的身份盤算什么時候招財就可以當爹了。

連招財都可以當爹……

莫默突然酸溜溜的。

再瞧瞧那個好像娶媳婦的不是它一樣的招財,他為了追求招財的意見說的口水都干了,竟然不理他?哼,莫默想了想,回去就給這不聽話的配一頭騾子!

天高云淡,秋高氣爽,一人一馬逍遙游蕩,等到招財吃飽了,這放風也放的差不多了,莫默準備打道回府。

這個時候喜宴應該差不多了吧?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laoda/9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