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養傷的日子,其實不那么愜意,對于好動的莫默來說。動也不能動,整天就是瞪著床帳數蒼蠅,還得把一罐罐的補品給塞進肚子里,三七,當歸,湯!他決定自此和廚房里的嚴師傅勢不兩立!

等他能下地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嚴廚子的湯罐給砸個稀巴爛!

在稍微好了一點的時候,莫默就已經受不了的準備逃跑了,只可惜……他的大夫是天下第一的名醫,不巧這大夫還和他往日有冤,近日有仇,所以一把軟骨粉不留情面的撒過來。

想跑?噗通!

莫默東窗事發,攔腰橫在了打開的窗欞上,猶如一攤破布被丟回了**。

臭老頭制藥的本事,又精進了。

軟手軟腳的莫默被人喂了幾天的三七當歸湯之后,臉色鐵青,這才慢慢恢復力氣。

更氣人的是,連莫二都不站在他這一邊了,伙同無竹一起,對他進行慘無人道的摧殘,對他的痛苦視而不見。

小二子在伙同無竹之后的第一晚,依然睡在了莫默的旁邊,讓莫默不禁要贊他一句真夠膽,他不掐得小二子他爹媽不認識才怪。

結果,心有余而力不足,莫默瞪了小二子一晚上,啥也沒干成,他手腳都是軟的,小指頭也抬不起來,能做啥事?

養傷的日子痛苦的繼續著。

莫默本來想把青瓷拉來陪陪他的,他這副受傷的樣子,提點軟弱的小要求,應該不過分吧?對著青瓷那張臉,讓青瓷給他讀點什么,哪怕是三字經都好,他很容易被滿足的。

青瓷好不容易答應了,結果有人不答應了,除了那個陰陰沉沉的秦爺還有誰?

我們飛葉樓的青瓷,跟他這個死禽獸什么事?

氣得莫默只想把手上的三七湯澆到他腦袋上去。

雖然這么說,莫默卻只能對著空蕩蕩的床沿氣得直翻眼。

他居然搶不過一個外人……

晚上睡覺的時候,莫默和小二子抱怨了幾句,第二天,就有幾個小書童抱著一疊厚厚的書,用清脆的嗓子來給莫默念《三字經》。

這樣的好意,對莫默來說,他一點也不領情,他和小二子抱怨的中心思想是什么?是青瓷被人拐走了,哪里是沒有聽到《三字經》,刻意歪曲事實的小二子,這分明是在故意氣他。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laoda/8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