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子,你都不知道,跟著你好辛苦的,白天就算了,晚上我也要睡覺的呀!”牢頭開始喋喋不休的抱怨起來:“壓在你身上睡,硌死我了,鐵板一樣。呵呵……”

莫默滿身酒氣的開始為自己的計謀喝彩:“今晚,你喝醉了,我不需要壓著你睡了。”

完了,他還問了一句。

“你今晚,可以乖乖自己睡,不要我壓著吧?”

莫默紅著一張臉,表情憨憨傻傻的,偏又好像無比清醒,只是那雙眼睛被酒氣浸得霧蒙蒙的。

坐在那里,乖巧的穿著褻衣,無比誘人。

“今晚啊?”莫二湊近莫默的耳邊,替坐在床邊的他緩緩脫衣服,“今晚,我們也可以不睡……你還怕我跑了嗎?”

咦?

直到被親住嘴唇,齒間躥進濕熱的舌,侵略性的按摩舔舐著口腔的黏膜,莫默頭腦嗡的一聲,臉頰頓時紅的要燒起來。

也許是酒后的原因,平時溫柔萬千的小二子,此刻,多了幾分放縱,肆意的托著自己的腦袋,狠狠的侵略著撕咬著,莫默甚至能感覺到粘稠的液體從兩人緊緊焦灼的唇齒之間溢出。

yin穢的燒灼著他的神經。

激起恐怖的顫栗。

“啊……小二子…….”

喝了酒的感覺,不像是麻木,不像是遲鈍,倒像是將所有的感官無情的放大了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

衣裳被揭開,火熱的唇舌烙印蜿蜒而下,從頸項,到胸口,吸吮出一個個艷麗的痕跡。

親吻的濕熱,手掌的愛撫,齒間撕扯的愛憐折磨,這疊加的塊感如潮水洶涌而來,幾乎要將人狠狠的逼瘋了。

胸前的兩點,被唇舌輕輕的含住,溫柔的對待,又忽然被狠狠的折磨。

“嗚嗚……”又痛又麻的感覺讓他的眼角終于忍不住沁出水花來。

“莫默……”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laoda/6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