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二!我以老大的身份命令你,給我停止和朝廷的來往!”

“飛葉樓樓規第一條,服從老大的命令!”

“飛葉樓樓規……不和朝廷打交道!”

鬧哄哄的聲音,反反復復這么幾句,直往耳朵里面鉆去,義正言辭。

然后,清清冷冷的一道嗓音,劃過混沌的迷障,卻那么寒,那么冰。

“你真的以為你是飛葉樓的老大么?”

尾音上揚,似乎帶著嘲意。

世界一片啞然。

不知是誰猶如被毫不留情的八光衣服,暴露在天地之間。

莫默開始做著這樣的夢,然后自夢里驚醒,看著那華麗的帳子,繼而一夜難眠。

這里不是飛葉樓,他身下躺的也不是他住了大半年的小二子的院子。

不能叫小二子了,如今人家可是飛葉樓的大當家,朝廷御用的紅人,將來前途無量的,莫默勾起嘴角,嘲諷的笑。

動用了堂會之后的結果就是,想要通過堂會將和朝廷有了瓜葛的莫二給處置一頓的自己卻被小二子給鉗制住了。

老大這個名頭名存實亡。

莫默如今住地方,在哪里他自己都不清楚,那場變故后一覺過來就到了這兒,只是正是新年伊始的時候,他卻聽不到附近有任何嘈雜熱鬧的人聲,想必與鬧市隔得遠。

這算是軟禁吧。

雕欄畫棟,庭院深深,水木明瑟,金屋藏嬌的好地方。

卻藏了他……

莫二這園子不錯,只是浪費在他身上了。當然他也不見得稀罕,現在只想把這個牢籠給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