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擦,就說嘛!”

“我又不是不通情達理……”

披著衣服,坐在**,莫默一副委屈至極,苦大仇深的模樣。

莫二在澡堂里給他下了一記重手,然后就直接披著衣服出去了,直到現在也沒有看見人影。

對著空無一人的房間,莫默還是沒有理解清楚為什么遭了這個無妄之災,以為是和地主剝削過度,農民奮起反抗了的性質一樣。

“怎么說,我也是老大呀!”

委屈地哼哼,莫默覺得后背一陣火辣辣的疼,肯定破皮了。

慢吞吞地擦干凈自己的頭發,桌子上的蠟燭已經燒了快大半,莫默瞅了門口幾十次,莫二還是沒有回來。

去哪兒了?

“不會丟下我一個人跑掉了吧?”

他突然很驚悚地意識到。

急沖沖跑到窗子邊,打開窗子看向馬廄的方向,黑乎乎一片,根本看不清招財有沒有在那里。

會不會真的走了?

窗邊的夜風涼颼颼的,吹得莫默直哆嗦。

吃霸王餐,睡霸王床的結果……

希望現在的客棧在處置這類客人時能夠斯文一點。

到時為了自己不挨皮肉之苦,他要不要把自己的名字報出來呢?

飛葉樓的老大在客棧白吃白住……

莫默自己都想不下去了,穿著單衫,打了個寒顫。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laoda/19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