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住在司徒山莊里的客人都看見了飛葉樓的莫老大。莫二有時也在江湖上走動,飛葉樓大的事情他經手的比較多,大家對于清清冷冷的馳冰劍一點都不陌生,那種寒如冰,冷如霜,涼如鏡,澈如水的風華也只有飛葉樓莫二一人而已。

據說飛葉樓莫老大臉上眼角處有一道疤,是當年為飛葉樓打拼時留下來的一道功勛。

據說飛葉樓莫老大那張臉也清清秀秀,但是絕對不文弱,一條疤更襯得人一股子英雄氣概。

據說飛葉樓莫老大自學成才,無師自通,武功深不可測,從不輕易出手,身形如飄燕。

據說飛葉樓莫老大說話豪爽不拘小節,品位高雅,身上的衣服都是貴而不庸,低調卻不廉價。

據說……

所以,那個水池子旁邊光著腳丫子的人眼角的疤應該是湊巧,這里是武林大會么,江湖人士誰臉上眼角邊沒道疤?

所以,那個手里拿著烤乳鴿,滿嘴油膩,糊的清秀的臉都是油漬的人應該不是吧,這里人這么多,哪里沒兩個貪嘴不守規矩的小子。

所以,那個一步一步跨過蓮花水池中間的小橋,走得顫顫巍巍,腳下虛浮格外驚險,幾次差點掉池子里的,還是應該不是莫老大吧,

所以,那個把衣服隨便掛在上身上,像是丐幫長老的,肯定不是吧?

可是,如果不是……

專程前來拜訪的武林各大組織的代表納悶了,驚疑了,明明說這莫老大就在這院子啊,可是除了這一個人,他們沒看到第二個人影。

莫老大呢?

有人沉不住氣,偷偷問一起來的丐幫副幫主:“喂,老哥,不是你們的哪個小子偷偷跑這個院子里來快活了吧?”

“各位,怎么不進去啊?”有事耽擱走在后面的司徒莊主,遠遠就看見大家都擠在院門那里,半天沒動靜。

“這……”

“司徒莊主,你終于來了!”

讓他們下不了決心去拜訪的人,莫老大一聽到司徒莊主的聲音,一下子撲了過來。

“司徒莊主,你們家的廚子在那里請的?給我們飛葉樓也介紹個吧!”烤乳鴿變成了骨架子,隨手丟在蓮花池子里,水面泛起帶著油光的波浪。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laoda/12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