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奔波,莫默帶著青瓷一行回到了飛葉樓,這路途不遠,但也算青瓷醒來的第一次長途跋涉了,幸好坐著馬車的他沒啥不良反應,甚至在阿宋的教導下學會了幾樣新的東西的名字。

青瓷重新回到了他生活了幾年的地方,飛葉樓里的那個小院子。

飛葉樓里的人對于青瓷的死而復生是萬分高興的,興奮之余也埋怨莫默,怎么瞞著他們,害他們當時難過得,他們家那整天獅子吼的媳婦破天荒掉了一碗眼淚。別看那一碗眼淚,不少了,當初他們家婆娘生他們家臭小子時,那么疼,都沒怎么哭哭啼啼,倒是他在一旁陪產哭了半晌。

不完全是激動,也有激痛,至今他們手腕上還留著深深幾道牙齒印,真是他媽的太疼了。

所以后來教訓起他們家那淘氣的小子時,他一點都不手軟。

聽到青瓷的死訊時,他們個個都那么傷心,連家里的老母雞都不下蛋了。他們家老大卻瞞的那么緊,如果不是東窗事發了,是不是還要瞞著他們呀!

他們這么不值得信任?

莫默很快就收到了飛葉樓眾大同小異的怨念,一個可以無視,兩個三個可以忽略,四個五個可以裝沒看到,當周圍全是冒著紅光的眼睛想避也避不了,只能硬著頭皮解釋。“不是怕人多誤事嘛,要是有一個不小心走漏了,不就全功盡棄了?而且又不是我一個人瞞著你們,還有共犯呢,你們干嘛只盯著我一個啊?”

“二當家他們那不算,平時瞞著老大和我們的事情多了,為什么這次連老大都告訴了,卻只瞞著我們……老大都守得住秘密,能演的活靈活現了,我們能差嗎?只會更好,不會更糟!”

“……你們不帶這么埋汰我的啊!”

分房間睡覺時,莫默又遇到了問題。本來飛葉樓那么大,房間那么多,他作為老大應該享有最大的特權,上半夜睡一間,下半夜睡一間,吃宵夜用一間起床穿衣再用一間。

更何況莫默也不怎么挑,只要還湊合就可以,飛葉樓里他有一間獨立的小院子,從飛葉樓建起就睡到現在。

可是從今晚莫默回歸開始算起,這個小院子的使用權就不在他的手里了。本來可以將那個睡到了他的**,換掉了他的被子,占了他的地盤的人給扯下來的。但莫默直接沖到了隔壁小二子那里,因為他百分之一百的確定,那個人是在小二子的慫恿下占了他的屋子!

“小二子!”莫默氣勢洶洶推開門:“你讓那個死老頭睡了我的床,我晚上睡哪?”他直逼房間里的莫二:“我告訴你,我也不和他睡,他晚上睡覺喜歡磨牙打呼踢被子,外加踹人!”

“從今天晚上開始你和我睡。”莫二平靜的宣布。

睡?一個“睡”字之后橫橫豎豎的十三畫,但是它的博大精深可不是這簡簡單單的十三畫可以言語的。上下五千年里,與白晝平分了這么長時光的夜,一個睡字演到現在還沒完!

難道是要……

莫默心里自我補充……盡上些被他壓制在腦海深處不想回想的畫面,莫二的心思被他揣測得越來越見不得光。

居然可以用這么平靜的語氣說出那么猥瑣的話。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laoda/11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