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在跳崖的時候,受了很嚴重的傷,有了麒麟草還有各種珍貴藥材養著,最后還是醒了,雖然莫默對于青瓷腦袋里一片空白的狀態非常不滿意,或者說是對青瓷粘著阿宋不理他的態度很不滿。但是他們必須承認,青瓷能醒,多虧了無竹的醫術能耐,不然換一個人,就算把皇宮大內所有的好藥都用上,也救不回來的。

青瓷什么都忘了,什么都從零開始,說話,吃飯,穿衣,也許曾經做過無數次,所以學起來還是很快的。

用莫默的話說就是:“不幸中的萬幸,只是傷了腦子,而不是壞了腦子!”

秦爺再見到青瓷的時候,青瓷正在小院子里栽花,拿著鏟子,把花根埋在土里,他埋得非常仔細認真,手上衣服上粘了土也顧不上。青色的衣服拖在地上,幾乎與綠色的草地融在了一起。

“阿宋……水。”拿著旁邊遞上來的小水壺,青瓷給種在土里,種的牢牢的花兒澆水,淋上水滴的花和葉子看起來有生機了不少。大功告成,他轉頭想跟阿宋說他會栽花了,卻發現那個人不是阿宋。

是那個也挺兇的人。

拜教學不力的夫子所賜,秦爺已經從最兇排到了挺兇的位置上。

飛揚的眉眼,有些邪魅的長相,雖然努力做出親和溫柔的樣子,但是嚴厲了太久之后,表情有些僵硬,也有些失敗。

青瓷四下里看了看,小花園里沒有人,阿宋也沒有看到。

“阿宋呢?”

他三句話不離阿宋,讓秦爺很想把那個阿宋給撕了,燉了,但是心里再陰暗,也不能和青瓷說,面上不能流露一點點表情。

“阿宋剛剛有事情,讓我在這里陪你玩一會兒……”

被假傳圣旨的某人躺在不遠處的茂密草叢里,動憚不得,也出不了聲。

“哦……”青瓷挪了挪步子,還是不習慣和秦爺呆在一起。

“這個是什么花,你栽的真好看。”

明眼人誰都看得出,開得好好的,被強行移植到另一處重新栽了一遍的花,此時有些無精打采。秦爺這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只是為了討好某人。

但被恭維肯定的青瓷眼睛亮了亮,步子也不挪了。

“阿宋也說,我栽的好。”

又是那個阿宋!秦爺差點咬碎了自己的牙。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laoda/11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