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栀夏和叶隐并肩朝着死亡之森的腹地而去,两人的背影,一娇小,一伟岸,只此身影,便是天下无双。

与此同时,在森林外围处,一道身影快速的穿越林间,也朝着腹地前进。

——

顾栀夏和叶隐走到森林最里面的时候,却仍旧没有碰见一只灵兽。

这种情况很少见,唯一可以说明的,就是灵兽们感受到危险的气息,这森林里最强大的灵兽居然也不在,这只能表明,打斗的两人,修为最少已经是半只脚已经迈出了元婴。

叶隐眉心一皱,意识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他这下也不顾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直接牵了顾栀夏的手。

顾栀夏明白他心中在想些什么,一双眸子只是含笑的看着他。

叶隐微微有些不自然。

——不等这两人有多别扭,大地好像被人从中间劈成了两半,山峰大地都剧烈的震动起来,天上飞的鸟儿都掉到地上,一个个哀鸣着,仿佛预见了自己悲惨的命运。

“哔咔。”

大地一寸寸分裂的声音格外清晰,缝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散开来,现在想要跳开已经快要来不及,叶隐连忙召唤出护体罩,包裹好自己与顾栀夏。

在护体罩召唤出的下一秒,他们站的地方就分裂开来,两人不受控制的落了下去。

——

慕长龄正在心里吐槽眼前这个女人辣眼睛,想着顾栀夏怎么那么好看的时候,耳朵就敏锐的捕捉到了大地分裂的声音,他顷刻间腾空而起,但凤蒹葭却只能瑟瑟的在原地。

慕长龄咬牙,虽然这个女人长的不好看,但是他也不能坐视一条生命消失。

他身形一动,就要去救凤蒹葭。

可没等他冲出多远,一道快的看不清楚身形的身影就迅速的拉起了那个女人。

再定睛一看,原地哪里还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她被救了。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他另外一颗心又忍不住掉了起来:照理说这个大陆,真正的强者应该少之又少,毕竟在他们看来,元婴都是强者。

可刚才出手的那道身影,修为绝对不在他之下,并且可能,还比他高上一筹,那速度实在是太快……

说来实在是惭愧,他居然!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没有看清楚。

正暗自感叹,就感觉空气流速有些变化,他下意识伸手,一团沉甸甸的物体落入他的怀中。

那人,自然就是被他认为是“丑女人”的凤蒹葭。

“人你抱好。”随即而来的是一道清冷的声音,他忍不住抬头,却看呆了去。

一身白衣,眸光温和,却又带着淡淡的疏离,口吻冰冷,却又让人轻易感受不出来。

清冷如莲花的脸上白皙如玉,一双和他一模一样的桃花眼,完美的眉形。

其实这片大陆还是盛产美女的。

他想。

——

可能是因为女子太美,他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居然犯了一个最低级的错误,撤销了自己所有的法术,就这样,他的身影直直下坠。

简汐嘴角抽了抽,下一秒却还是认命的往下,搂住了男子,三人却坠入深渊中……

ps:他们要去到另外一个地方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