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栀夏闻言,忙抓着自己的小本子和笔,小心翼翼的从皮椅上下来。

然后又走了两步,走到燕询面前,期期艾艾的看着他。

她超可爱的大眼睛就这样看着他,燕询莫名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他伸手抱起顾栀夏,放在自己腿上坐好,并把她的本子摆在自己的试卷上。

燕询把顾栀夏抱上去之后,还不忘记嫌弃道:

“真重。”

顾栀夏:你会失去我的→_→

小本子上第一列印着许多字,后面又空了五列,就是让孩子们写的。

燕询看了看顾栀夏前面写的字,觉得写的真难看。

但是到底是被自己加了40好感度的人,燕询最后把这话还是吞回去了。

顾栀夏被燕询抱在腿上,她身上好闻的味道毫无保留的进入了他的耳朵。

燕询抓住顾栀夏的手,耐心的教她。

台灯散发的光芒,笼罩了两个身影。

燕询教顾栀夏教了很久,等到顾栀夏终于写出让他满意的字后,已经昏昏欲睡了。

燕询彼时才开始做自己的作业,写的很专注。

顾栀夏将自己的小本本放好,在燕询的**,占了一个小小的位置。

于是,等到燕询好不容易写完作业,转过身,就看见了**那个角落里缩着的小小人影。

他动作有些呆愣,最后还是去洗澡,换上睡衣。

正准备关台灯的时候,燕妈妈回来了。

燕妈妈一脸春风得意的表情,想来是和燕爸爸感情特别美满。

看着儿子准备睡觉,又看见儿子**一个角落里睡着,乖巧的不得了的顾栀夏,她笑道:

“夏夏这孩子,睡这么偏僻干什么?”

一边说,她一边上前,把顾栀夏抱到床前面,给她盖好被子。

燕询:嗯?

按理说,不是应该把顾栀夏抱走吗?

似乎是知道儿子的疑惑,燕妈妈瞪眼道:

“夏夏还小,她已经睡着了,再移动位置容易弄醒她,你们现在都小,怕什么?”

燕询冷着脸,不说话。

说得好像你刚刚没有移动她的位置一样。

燕询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他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如果真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他对顾栀夏挨着他睡,并不反感。

燕妈妈知道儿子糊弄过去了,连忙找理由开溜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晚上的时候别跟妹妹抢被子!”

说罢,燕妈妈便离开了燕询的房间。

看着**呼呼大睡的顾栀夏,燕询叹了一口气,关了台灯,睡在了她的旁边。

半夜三更的时候,燕询已经睡着,却有一个东西强行挤进了他的怀里。

一边挤,一边还喊着冷。

燕询本就浅眠,被这么一闹,更是清醒过来。

怀里的女孩身上没有被子,衣服都凉透了。

她就这样缩在自己怀里,双手搂着自己的腰。

燕询本来心里有些起床气,见此,气也消了大半,当即不再犹豫,用被子裹住顾栀夏,两人沉沉睡了去。

夜晚的月光撒进来,两人依偎的身影,倒是格外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