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衍刚刚看见她进殿,心里欢喜极了。

他本还以为她不会来了。

又看见她舞姿优美,心中更加爱恋,目光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女子的脚下。

……

他的脸黑了,心中愠怒。

这个女人……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赤足……

好想烧死……算了还是爱死她!

“哈哈哈,叶衍认为长公主跳的怎么样?”

皇上就是个典型的女儿奴,眼见女儿风头出了,看着众多大臣把闺女夸上了天,心里头好不得意。

却见叶衍脸转一遍,什么话都不说,所以连忙问了一句。

叶衍蓦然被点名,心里头吓了一跳,却还是道:

“公主跳的很好。”

皇上这才满意了,吩咐了人给公主赐座。

顾栀夏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更衣,然后再准备上座。

同时,台下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儿,也在这时候偷偷溜出了宴会。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原女主李欢音。

“小姐,我们这样偷偷溜出来会不会不好?”

她身边的婢女灵儿早被她勒令不准自称奴婢,因此一直以来自称都是“我”。

“怕什么?”李欢音满不在乎的道:

“到时候随便找个接口就好了,那里面太闷了,我想出来转转。

这古代人的宴会就是麻烦,各种规矩,哪有我们现代的ktv方便啊。”

李欢音皱着一张精致的脸。

——

与此同时,叶衍也实在是有点坐不住了,向皇上请示说要出去转转。

庆功宴本就是吃一会儿出去转一会儿。

只是现在吃的时间还未曾到,眼见得力爱将开口,皇上还是应允了,只是戏谑的说了一句:

“叶衍将军可要记得快些回来,这庆功宴离了你,朕的罪过就大了。”

叶衍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他自然不会离开太久,此番离开,只是想要去找顾栀夏。

这三个月没见,那八年的分别又只见了一天,他实在是想她。

——

要去骄阳殿,如果不去御花园,那么就要绕很大一圈。

叶衍想要见顾栀夏的心情急迫的很,自然不可能绕很大一圈。

又因为身在皇宫,如果擅用武功,那群侍卫搞不好会以为是刺客,所以不曾动用武功,只是快步想要穿过御花园。

“哎哎哎!那位兄台,可否帮帮我……小女子,小女子脚扭了。”

正当他穿过一片桃林,就快要到骄阳殿的时候,就看见前面的石子路上坐着一个女子。

此女穿着华贵,看那装扮,也是正一品官员的嫡女才能穿的。

她身边围着一个穿着比宫女好些的婢女,见他来了,也是眼睛一亮。

那坐在地上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方才偷溜出来的李欢音。

她与婢女灵儿穿过桃林,眼见这有一涌泉水。便一时调皮劲儿上来,脱了鞋子下水。

玩弄了一会儿,想着离开太久也不好,便穿戴整齐。

谁知由于脚未干,鞋子内部也是很滑的布料,她一走路就崴了脚。

这儿又是石子路,她的脚踝伤的不轻,竟是站也站不起来了。

这现在大晚上的也没人,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就看见了叶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