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如果放箭吧,那白衣人就站在自家公主跟前,你要想伤害到他,除非先把公主射穿,

但是你说如果不放箭吧,这刺客都到公主面前了……

此刻皇上他们已被侍卫重重保护起来,见刺客站在女儿面前,皇上大惊,只觉人生最恐怖之景不过如此。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现在再采取什么措施已经什么用都没有了。

公主已经被刺客挡在了身前,现在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梨儿已经吓得浑身轻颤,说不出话来了。

众人都在心中为顾栀夏捏一把汗,心道今天公主出门真的是没看黄历,两次刺客都要伤害她。

可谁知,事情却在这时候发生了180度的大偏转。

只见顾栀夏扬起嘴角,凤眸里满满的暖意:

“回来了?”

那白衣人眼波流转,一身冷漠凌厉的气息消失了大半,眼神里浮出欣喜之情:

“我回来了。”

顾栀夏见他风尘仆仆,忙上前为他理了理衣领:

“这么大费周章进来,就不怕出事?也不知道事先通知姑姑一声。”

闻言,顾栀夏身边的梨儿一惊,顾栀夏自称是来人的姑姑,这人,莫非是叶衍世子?

想着,她又忍不住仔细看了看,发觉虽然此人现在已经长大,但是仔细看去,确实有几分当年的模样。

梨儿此刻脑袋精明过来,忙转身向大内侍卫总管点点头。

大内侍卫总管便明白了此人并不是什么坏人,也放下心来,朝着后面的大内侍卫挥了挥手,他们便都放下武器。

“我本想在天寺去等你,后来走到这里的时候,听见老百姓在谈论你被挟持了。”

叶衍原本语气淡淡,可是听到这里,不知为何,顾栀夏竟然听出一股子委屈来:

“那群侍卫真没用,要是没有我……”

说到这里,他也不顾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毫不犹豫的抱住了她。

顾栀夏突然想到那四个死的蹊跷的刺客,见叶衍这说法,心下也明白这刺客是谁杀的了。

“好了,姑姑知道你厉害,可是你也不应该这么横冲直撞进来啊,万一姑姑没认出你来,他们伤害到你怎么办?”

顾栀夏不是古代人,又和叶衍分开了八年之久,被他抱住也不觉不妥,甚至还回抱了他。

“哼,他们还伤不了我,真是群没用的东西!”

谁知叶衍竟然冷冷的这样回复。

但是顾栀夏对他这种拽的二五八万的模样十分喜爱,习惯性的想要如同小时候一般揉揉他的脑袋。

却惊觉这人已经长大,比她高了好多。

身姿颀长,俊美迷人,偏偏浑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让人不敢亲近。

“噗嗤。”

眼见顾栀夏还想要如小时候一般摸自己的脑袋,却只摸到了自己的肩膀,叶衍嘴角微勾,露出了一个十分迷人的笑容来。

“顾栀夏,我长大了。”

少年微微低头,浑身清冽的香味十分好闻。

随着他低头的动作,这香气准确的进入了顾栀夏的鼻间,萦绕不断,摄魂夺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