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陆辞墨与慕容桡以及景亦然三人到城门的时候,太子景亦城的车架已在那里等候多时。

“微臣拜见太子殿下。”

慕容桡与陆辞墨纷纷恭敬的抱拳道。

景亦然作揖,态度淡然了许多:“拜见皇兄。”

他一边作漫不经心状,一边看着景亦城,这人生了一双丹凤眼,眼尾微微上挑。

本是极为好看的眸子,但长在他脸上,景亦然就觉得哪哪都奇怪了。

这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非常不好,他看人的眼神里总带着些许探究,好像要把你从内到外狠狠扒开。

景亦然撇嘴。

景亦城把目光从景亦然身上移开,移到了陆辞墨身上,一张脸上明显少了几分戾气,多了几丝温柔。

景亦然原本有些慵懒的目光瞬间变得警惕,目光堪比排雷红线,瞪视着太子殿下。

原剧情里,太子殿下喜欢的不是女主?难道是另有隐情?

但是,凭着直觉,他觉得景亦城也是个弯男。

一个人,不管男人女人,抓|奸时的智商仅低于福尔摩斯。

好小子,想撬我的墙角?

想到这里,景亦然忍不住得意起来:

你跟他主仆共事多年,他对你只有忌惮,而我与他相处不到两月,却有了肌肤之亲。

这就是差距,景亦城如果知道,多半要活活气死,不过他不会知道。

“辞墨,本宫听闻你在战场上受了些伤,现在好些了么?”

景亦然的眸子温柔的几乎可以滴下水来,语气柔和的不行,哪里像是主子与臣子的对话。

“谢太子殿下关心,微臣已无大碍了。”

相比之下,陆辞墨的态度就要显得冷淡许多。

瞅着老婆这么听话,景亦然十分满意,在一旁站着,只觉得看什么人都顺眼了许多。

景亦城点头,目光仍然温柔如水:

“没事就好,本宫初初听闻,实在是担心辞墨,如今看你没什么事了,本宫这一颗心才算是落下来了。”

面对景亦城情真意切的模样,陆辞墨只是冷淡的点点头:

“微臣惶恐。”

……

这时,景亦城才把目光转了过来,装作一副惊讶的模样:

“呀!皇弟呀,你怎么安安静静的在这站着,本宫这个皇兄也太不称职了,希望皇弟莫责怪!”

瞧着景亦城那大惊小怪满脸惊悚的模样,景亦然只觉得搞笑,这演技要是放到现代去,世界都欠他一个小金人。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感情多好。

不过,既然人家想要演戏,他也不妨讨点好处过来。

于是景亦然故作亲热的上前,挽住景亦城的胳膊,仿佛幼弟与兄长撒娇一般:

“皇兄居然没发现皇弟,必须要补偿皇弟!”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看了看低着头的陆辞墨,继续道:

“辞墨将军的腿伤之所以好的那么快,皇弟也有功劳,皇弟此次来盛京玩耍,皇兄势必要收留皇弟。”

——

于是乎,景亦然凭借自己的厚脸皮,成功的跟随太子回到太子府,被安排了一院落居住。

ps:更新晚了哼唧,主要是跟群里小宝贝们浪,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