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怪事天天有

韩煜他们虽然撞上了七彩蟾蜍,那货虽然修为高,不过还是个不晓事的,所以被踩了一脚还没来得及报仇,就已经让人给逃走了……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两人带了行走宝器大花来,大花个头大,不过跑起路来一点儿动静都没,而且简直就像是在飞一样,一般的妖兽都是追不上的,那只大蟾蜍想要追上来,简直就是在做梦!

而广凌子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他的确是甩脱了那两个炮灰,想要单独行动的,不过还没行动,他就遇上克星了,是一只元婴初期的狼妖,别看这货虽然是元婴初期,不过狼这种生物一向行事都是成群结伴的,所以惹了一只,其实也就是惹来了一群。

一个元婴中期的修士想要大战一群元婴初期的狼妖,这是在开玩笑吧?恐怕没多久就会被直接给吞了……广凌子是真的害怕到了,眼神一亮,看到那二人还有一只巨无霸大猫,顿时就有了主意。

他一个人现在是这群狼妖的猎物,如果多些人的话,是不是能有一些脱身的机会!

“那俩小辈,你们给我站住!”广凌子大喝一声,林悦回头看了他一眼,韩煜却是鸟都没鸟他一下,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他想要让他们做垫背的,也得问他们愿不愿意吧!

在修真界,或许还能惧怕他,可是这是妖界,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把林悦他们拉下水,这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大花用眼神狠狠地鄙视了一下此人,然后潇洒地载着俩主人离开了,广凌子看着这两人一虎的嚣张样,气得真是要吐血了,这独占群狼,他有活下去的生机吗?

广凌子如何他们是管不了,天色已经彻底地打亮了,太阳也已经升起来了,虽然这是一个小世界,可是蓝天白云,似乎也和外面的世界没什么不一样,只是唯一不一样的,是没有人类而已。

天亮之后,各种大型动物就已经从洞府里出来觅食了,看到两个陌生人类,都远远地盯着,尤其这时候大花正站在小溪边,那水中突然钻出一条惊天大蟒,大概有十几米长,而且粗的吓人,从溪中直立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乌云遮日,林悦还是比较惧怕这种冷血动物的,想让大花走远点,不过能走到哪儿去,这已经像是一个妖兽的包围圈了。

想到之前广凌子被包围,他们还幸灾乐祸,到了他们这儿,也就一点也笑不出来了。

“汝等何人!怎么会出现在妖界!”那惊天大蟒蛇吐着蛇信子,林悦一点都不怀疑,只要这货一张嘴就能把他们全都给吞了。

韩煜心中也怕,可是这时候最不能的就是自行乱了阵脚,这妖蛇指不定活了多久,他就用腹语把两人到这里的经历说了一通,并解释并不是故意要打扰这些妖兽大人。

这么一说,大蟒蛇虽然还是那样,不过散发出来的威压却没那么恐怖了,“两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也敢到妖界,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二人也是想尽快离开妖界,只是不知道出口在哪里?前辈若是知道,能否相告?”

这条大蟒蛇还真担得起前辈二字,活了不低于千年,若说一万年估计也是有了,这货几乎是妖界最原始的生物,已经跨过元婴期,现在已经是化身期了。

若是一般的修士进来,大蟒蛇绝对不会给好脸色,更不会讲这么多废话,能做的,恐怕也就是一口吞了……吃修士的肉对修为也是有好处的。

不过这二人给它的感觉不一样,越是修为高深的修士越是能感觉得出,尤其是这女娃身上,它甚至能看到一抹淡淡的金光,这是老天福泽的原因,准确的说,这女娃是天道庇佑的人……至于这男人,大蟒蛇看不出什么,不过却也是有大机缘的人。

其实大蟒蛇也有很久很久时间没有杀生了,它靠的是吸收日月灵气,还有潭底的一件宝物中的灵气得以修炼和生存……这二人既然是有大福之人,它如果帮助,是不是就意味着它在助天道行事?

大蟒蛇其实还是很聪明的,活了这么久,虽然没出去过,不过也知道耍个小小的心机,他一方面震慑这二人,另一方面却又不伤害他们,而且在警告其他的妖兽,不可轻举妄动。

“妖界之门每逢十五才开一次,还有十天时间才开启,你们就在这儿呆着吧。”

林悦是被这巨大的蛇头给吓到了,不过她发现这大蟒蛇并不是想要害他们,反而是想帮忙。

“前辈,那地点是在哪儿?”

大蟒蛇移动了一下身体,有些不清不愿地道,“就在这寒潭下面,不过你二人修为太低,到时候能不能出去,就不知道了。”

两人不过才是筑基初期的修为,跟这些元婴大士们压根儿就比不得,不过要尽快提升修为,而且还是提升到金丹期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只是在这妖界,灵气比修真界还充沛的多,因为这里的生灵并不算多,而地方却很大,也就不存在多吸一口灵气就要被赶出来的窘迫了。

大蟒蛇现在表态,愿意让他们留在妖界,其他妖兽也是不敢动这两人,连带着大花也不那么惧怕了,它一个小小的金丹,随时都可能被这群妖兽给做了!

“嗷呜,嗷呜……”远处传来一声嘶叫声,说不清像什么,更像是老虎的声音。

大蟒蛇游走了两下,就又沉到了深潭里,沉下去之前还抱怨了两声,“每天都不消停,打扰我修炼,真烦人……”

虽然挺想看看掐架的场面,不过因为在修真界两人就目睹了一场打斗,结果就被卷到了妖界,所以此时已经告诫了二人,还是少八卦为妙,别惹祸上身。

只二人站在原地,那嗷呜嗷呜声越来越接近,韩煜皱紧了眉头,林悦也是,至于大花却是一脸兴奋,尾巴一直摇个不停,“我闻到了同类的味道呢,真的是同类!”

大花出生后就一直在海岛上,记事起也就是它一只喵,压根没见过同类,现在闻到同类的气息也难怪它会这么兴奋。

林悦的眸子转到不远处,最前面的那是一只金钱豹,后面跟着的是两只大家伙,喝,仔细一看,却发现那两只大家伙其实和大花很像,都是金黄色的毛色,瞳孔也是一样的色泽,此时正杀意凛然地冲着那只金钱豹跑去!

大花在原地转悠,心里急躁的不行,只是没有主人的吩咐,它也不敢离开这儿,林悦与它心意相通,自然知道一些,虽然此地危险,不过如果一直禁锢着大花,恐让它遗憾。

“你过去吧,小心点,别让它们伤到你了。”

大花如临大赦,撒着脚丫子利落地蹦了出去,原先死命追着金钱豹的两只大家伙,突然见到有一个小家伙冲到他们身前,原先是准备拍开的,可是在看到大花的模样,两只大家伙都是猛地刹车,不再执着去追那只豹子。

金钱豹似乎看出个中玄机,转眼间就跑开了。

三只喵凑在一起,场面真是不可谓不壮观,大花的个头已经算是很大了,可是在两个大家伙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旁边一个颜色稍微淡一点的金黑色大喵个头虽然大它不少,不过还算看得过去,另一只通体金得透亮的超级大猫就壮观了。

三只喵面面相觑,大花还没说什么,就喵呜了一声,然后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拍了拍地面,然后伸出粉色的舌尖去舔了舔两只喵的下巴,这样熟悉的气味,两喵不可能不知道。

“这是小黑?”淡金色,个头稍微正常的大猫竖起瞳孔,疑惑地看着眼前的这只相貌很像自家兄弟的那只。

作为大花的母亲,那只特大号的大猫其实是最能感觉出的,它用爪子拍了拍大花的脑袋,刚开始还是轻轻地拍,到后来干脆用力拍了几下。

林悦差点都要上前了,再不上前恐怕大花会被直接拍死……小雪出言阻止了她,“那是山猫族亲近族人的暗号,别看打的用力,不过不是真下力气,那只最大号的应该是蠢猫的族人。”

何止是族人,这两只,一只小号点的是大花的姐姐,一只是大花的老母,大花本来是因为生下来修为不够被遗留下来的,妖界当时是一团乱,修为太低的几乎都生存不下来,所以就没被带回来。

不过妖兽比人要有感情,这时候三只大型生物已经聚首在一起窃窃私语了。

别看只是山猫,可是山猫就敢追豹子,那只豹子不过是金丹期的修为,而这两只猫活得时间久了,而且修为一个是元婴中期,一个是元婴后期,那可是妖界的老前辈,一般的妖兽根本不敢在这两只面前横行霸道的。

特大号喵看了看眼前的大花,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怎么才是金丹期,太弱了,弱爆了!”

当年没带回来果然是正确的,否则估计早成了炮灰了。

“喵呜……”大花特别委屈,不过看到亲人它还是很高兴地一直在摇尾巴。

“好了好了,那两个是……你和他们其中一个签了契约?”作为山猫一族,和凡人签契约这种事,也只是这只蠢猫能干得出来了。

特大号喵一脸无语,把大花护在身后,然后一步一步走近二人,“你们谁是它的契约主人?”(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