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少年吴昊

横扇镇外。

吴昊躺在一块青石之上,嘴里叼着一根青草,正幽幽的看着头顶的天空。

苍穹碧蓝如洗,白云似纱,鼻端还萦绕着泥草的清香。

三天了。

他本是一个混混,历经艰辛,最终熬成了雄霸三省一十六市的凌风社之主,算的上是威名赫赫,功成名就了吧?可就是为了洗白,搭上了一个大人物,接下了前去倭国抢夺一枚古玉的任务,结果古玉到手被一路追杀,最后……

就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个名为苍茫大陆的世界,还成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这三天来,他抓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着那些兄弟,还有那个一直站在自己身后,那个语气轻柔,聪慧机敏,那个帮他整了整衣服,就静静的站在路边,微笑着目送他上车离去,那个让自己还欠着一个拥抱,一份承诺,那个名叫梅落雪的丫头……

吴昊不由得再次叹了口气,然后起身向着小镇走去。

时近中午,到了吃饭的时间了。

此时的他依然叫着同一个名字,而且还有一双父母。

对于上辈子是个孤儿,从不知道什么是爹疼娘爱的他来说,这大概是唯一值得安慰的地方了。

想到那对夫妇三天来,对他的悉心照顾,想着她们担心的眼神,关切的慰问,吴昊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暖流,脚步也慢慢的加快起来。

才进了镇子,耳中突然传来蹄声隆隆,吴昊急忙闪到路边,侧目一瞅,只见一名剑眉星目模样俊美的年轻人,身着白色锦袍,神情冷傲的端坐在一头壮硕无比的独角黑牛上。

这黑牛毛如锦缎,眼似凶铃,身高体大,健硕凶猛,蹄声敲打着青石板,好似横冲直撞的坦克一般咆哮而至。

“滚!”

一声呵斥,只见一名来不及躲闪的壮实汉子,竟然被骑士随手一鞭子抽出了三米开外。黑牛随即纵横而过,呼啸远去。

横扇镇曲家二少爷,曲连舟!

吴昊剑眉一挑,脑海中便闪过了这位骑士的身份。他来不及多想,忙快走几步,将那被抽倒的汉子扶了起来,只见这汉子身上一道血淋淋的口子,虽然他身体壮实,皮糙肉厚,没伤到筋骨,可看着也颇为吓人。

“谢谢,谢谢,哎,是小昊啊?”汉子连连道谢,随即欣喜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吴昊一愣,倒也认出了眼前这倒霉的大汉,竟是他们家的邻居刘大牛。三天的时间,他已经融合了这具身体正主的记忆。

“刘叔,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刘大牛憨厚的一笑:“刚才在想着地里灵米的事,没注意到,你伤好了?”

“啊,好了。”吴昊点点头,随即皱眉道:“这曲少爷也太霸道了吧……”

“可不敢胡说。”刘大叔急忙拉了他一下,左右看了两眼,见没有人听到,这才压低声音道:“他是咱们镇子主家的少爷,这几天,还有一处武道宗门要带走他,收为徒弟类。这样的人,难免……哎,下次咱小心点就是了。”

武道宗门?

想着曲连舟那随手一鞭的威力,想着他**独角黑牛的威势,他实在想不出,这武道宗门又该是什么样?

吴昊眼神闪烁不停,默不作声的陪着刘大牛朝家走去,当看见那个熟悉的家门,门口那个熟悉的身影,吴昊忽然停下脚步,本来散乱的眼神渐渐开始凝聚,凌厉如剑,坚毅如龙!

一路腥风血雨,一身荣耀悲苦,一朝繁花落尽,一杯身后黄土!

曾经种种,皆已过去,唯独眼下,方为未来!

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他只有适应,只有振作,挺起胸膛来面对现实,才能够守护眼前的人,让她不至于像刘大牛一样,即便让人打了,也只能自认倒霉!

“娘,我回来了。”吴昊走过去,深施一礼,刹那间,他仿佛听见了心底传来的一种琉璃破碎的声音。

“好,回来就好,饭都要凉了。”吴昊的母亲露出笑容,急忙牵着他的手就朝家里走。

目光还不时的偷眼打量他,显然是见醒过来后,一直形容恍惚,不言不语的儿子,突然恢复了正常,心底高兴不已。

吴昊心底翻腾着那些亲情的记忆,不由抱歉道:“娘,让您担心了。”

“这孩子说这些做啥?”母亲连连摇头,脸上的笑意却怎么也挡不住。

他们吴家是佃户,日子自然清苦。实际上,横扇镇的居民大多都是曲家的佃户,而此时,正是灵米成熟的日子,所以父亲带了干粮,在地里忙着收割,中午便不回家。

倒是母亲,这两天担心他的情况,一直没下地,现在见他恢复了,便给他端来饭菜,下地给父亲帮忙去了。

吴昊本想跟着一起去的,可被母亲以身体才好,不能累着给拒绝了。

这让他不由得鼻子有些发酸,心中却也涌起了奋发的动力。不过当脑海中的记忆仔细梳理过后,他却一点胃口都没了。

这是一个武道文明主导的世界,功法,武技在这个世界被演练到了极限,强悍的武者,甚至拥有难以想象的伟力。

而想修武道,一看资质,二要天赋。

资质,就是跟天地元气的亲和力,资质越好,修行起来越迅速,简单。

天赋则是武脉。

人体有九大武脉,分别对应着人的皮,肉,骨,肝,脾,肺,肾,心,血九部分。通过修炼功法感悟元气,引元气入体,以之淬炼武脉,进而强化它所对应的身体部分,获取力量。

若是九大武脉全部淬炼,便可身轻体健,举手投足间暗含千斤神力。

这也是武道修行的第一个境界,武徒境。

然后就是开辟丹田,引元气入丹田,再以元气将武脉一一贯通,成就武道修行的第二个境界,武者境。

所以,武道修行,武脉是关键,是根基。资质是未来,是高度。

可他的状况却是,资质平庸,九条武脉有三条僵无。换句话说,就是自绝于武道!

“老子好容易才接受这个身份,难道就是为了子承父业,给曲家当佃户?”

吴昊眉头紧锁,上辈子他作为一个混混,都不屈不挠的混出头了,现在让他供人驱使,由人打骂,如何肯甘心?

也不吃饭了,吴昊起身回了房间,双膝盘坐,便先试着修炼起来。

原本那个吴昊,也十分痴迷武道。可十多年下来,不过淬炼了四条武脉,堪堪迈过了四品武徒的门槛。

后来,为了尽快淬炼脾之武脉,孤身一人入山采灵元草。那是一种服用之后,可以加速元气入体的草药,结果,却遇到了守护灵草的一头大蛇,惊慌失措的失足滚下山头,这才被他鸠占鹊巢。

他所修行的功法名为太一正元诀,名字虽然挺唬人,可修炼进度缓慢不说,还只能修炼到九品武徒境,也就是说,这是单纯淬炼武脉的功法,真真正正的基本功。可就这,还是从一刀的师傅那里求来的。

按照那位老爷子的说法,这功法就是批量生产人傻,力大的农夫的绝佳手段!

毕竟这只激发武脉,增强身体素质和力量。没有武技,不过就是空有蛮力而已。不是农夫,又是什么?

可对于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其他功法的人来说,这却是唯一的选择。

只打坐了一会,吴昊便感觉到一股清凉的神秘力量进入到了自己体内。

天地元气!

这让初次修炼的吴昊有些兴奋,不过好在他这身体早就已经淬炼了四条武脉,所以,倒也不至于举止失措。他默运心法,引元气在自己的体内游走,然后,慢慢的感觉到了脾之武脉的存在。

元气攀附在武脉的外围,一点点的向前渗透。

那速度,慢的令人发指,功法运行了一个又一个大周天,可愣是没发现什么变化。

一时间以吴昊的心神之坚毅,都不由得生出一丝颓废的情绪。

武道修行,自然是打下基础的年龄越小,潜力越大,成就越高。

若是到了十八岁,武脉便会固化住。届时淬炼激发的难度大了不说,就算日后侥幸打通武脉,进入武者境,武脉也承受不住过多的元气运行了,哪还有什么未来?

而此时的他,已经快要十七岁了。

这也就是说,他想在这之前激发完一条脾之武脉,当个五品武徒,似乎都是一种奢望!

你大爷啊!

吴昊睁开双眼,嘴角抽搐。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手中好像多了一个东西。

初时他还以为是错觉,可仔细一瞧,在他的手中,分明躺着一片青色的小莲叶。

不对,是一枚像极了莲叶的古玉。等等,这玩意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这,这是我从倭国抢夺的那枚古玉?

吴昊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没错,通体青透,脉络清晰,好像还带着莲叶刚刚被采摘下来的生命力。这么独特而且让他搭上过一次性命的古玉,化成灰他也认得。

可它怎么在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