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可能

谢小叶跑到城堡边沿的小树林里,她脚踏轻功,只要有路她就往哪里窜,不知不觉中,她迷失了方向。

这树林说小也不小,说大也不大,常年有云雾缭绕,寒气逼人,湿气有很重,她逐渐感觉精疲力尽。

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仰天哈哈大笑,她笑得眼角的泪珠,滴落在地上,颗颗晶莹剔透,璀璨夺目,隐约中闪着白光,犹如一颗颗宝石滴落在在地,很美很伤感。

她真是自作多情?自己幻想他有那么一点点的爱他,她的第六感告诉她,他心里是有她的,与他接触越久,她希望他的眼里永远是她一个人,她在感情上,想要获取更多,不满足他心里有她的位置,她要的是他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

哈哈哈哈,她眼里蕴含着冷冽和肃杀。她现在莫名嫉妒起初语来,如果没有她!那么他也不会为初语慌乱,她不会因此而吃醋,妒火中烧。

猛然她被自己残酷的心态给吓住了,她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会让自己产生这么邪恶的想法,不,不,不,她不会是这样的人,她不是这样的人,她双手捧住自己的头颅,修长的指甲陷入秀发里面,脸部因她的的柔荑用力挤兑,变形扭曲。

她此刻脑部已经混乱,夹杂着对魅影初遇的回忆,现在为何美好又锥心呢!还有后面一些与他短暂的相处,疯狂快速在她脑海不停旋转着。

在一棵树冠茂密的阴影之处,站着一个窈窕靓丽的身影,她捂嘴,忍住她快意的嗤笑,眼睛止不住狡诈邪佞,见罢,她微微转身离去,游戏才刚刚开始……

等那身影离去半会儿,陆子泉健壮的背影出现在谢小叶面前,他身体微微向前倾靠着,半蹲在地上,挥开前面挡住他长腿的袍裙。

他话不多说,冷漠的神情稍稍柔弱了许多,他伸手就把她拉过自己的怀里,“想哭,就哭吧!”好像一位大哥哥一样,温柔的拍打着谢小叶的肩膀,好像在安抚她的情绪。

感受到宽阔的胸怀,温暖的怀抱,她嗷嗷大哭起来,泪眼迷蒙盯着陆子泉,“怎么是你?”她又是疑惑又是感动问着。

“乖,哭出来,其他的事,你莫要管了。”

“谢谢你!”谢小叶从他的怀抱中抽了出来,“男女授受不亲!”她还是要保持距离的好。

陆子泉叹了口气,“唉,你跟教主在一起,幸福吗?”他想问的是,教主对她好吗?硬是把这句话憋在胸口说不出来,他发现自己越界了,他苦笑道。

忽然,空中一个凌厉的激怒声,“你们这是做什么?”

魅影刹那间站在谢小叶和陆子泉面前,刚才谢小叶在陆子泉怀里嗷嗷大哭那么一会儿,正好被远处赶来魅影撞个正着。

“你误会了。”她急于解释着,为什么他和陆子泉会突然在这里,太过蹊跷了,好像有人预谋着一切,而她毫不知情,没有多加思绪去思考着这一些。摆在她眼前的是魅影对她的不信任,这无疑增加的她的难过悲伤。

“你闭嘴。”他眼睛瞬间变得通红,“女人,你没有说话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