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不打不相识

模模糊糊中,她被人给要醒了,耳边有个人在呼喊着,“醒醒,醒醒,别睡了。”

谢小叶困难的张开眼睛,视线有点迷雾状态,眼前有一个人影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举起手臂,抓住那个人的手,“别晃了,我还没死呢,你着急个什么劲儿!”

“哈,我以为你快要上西天去喽!”

“呵,你这个老妖婆,不气我几句话你就会死吗?”

“你死了,我就没乐趣可找了。”琉璃嘴巴一说出口的话,恶毒的要命。

现在的谢小叶一听到琉璃口中刻薄尖酸的话语,却倍感亲切,琉璃似乎也感受到了同谢小叶互掐互骂,也十分好笑有趣。

“老妖婆,你说,你不怕你伟大的教主又来找你麻烦,唉呀,我怎么变得那么蠢了,找你麻烦就是找我麻烦,不是吗?”

“小叶,琉璃跟你说了吧,教主只要你一声求饶,便可放过你,琉璃虽说不是十分了解教主,但是我可了解他七八分。”

“呵呵呵……”谢小叶觉得好笑,她为何去求饶!她什么都没做错,就是因为她是沈万腾的女儿,这黑锅她背真的够呛。她招谁惹谁,遇到一个四处得罪、自私自利、心狠手辣的沈万腾作为她“爹”,他造了什么孽,就要她去还。谁知她只是个冒牌货而已,她来到这个时代,最倒霉就是她,现在浑身是伤,难受又饥饿难耐。

“教主不喜欢有人比他还要傲气,你若是柔弱一点,说不定教主很快会放你出来,我也好交差。”琉璃这时也替谢小叶担忧起来。

“我说你这个老妖婆,前两次打架打的热火朝天,你现在怎么好像变成我娘了,还关心起我了,行了,你顾好自己得了,我看你怕你们神一样的教主怕得要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琉璃脚一剁,“哼,你怎么那么倔强,像一头牛,拉也拉不回来。”

谢小叶耸耸肩,潇洒一说,“我在此,谢谢你友好的关心,我没事,我很好,大不了就是死嘛!”

“好,随便你,你既然这么倔,我说多了也是浪费我口水,给,拿去吃了吧。”琉璃没好气把一篮子食物塞到谢小叶的手中。

“谢了!”谢小叶扬起灿烂的微笑,看来她和琉璃不打不相识,算是结识了她这么一位朋友。

看着琉璃离去的背影,她的伤口虽然还很痛,但是有人关心,至少不会让她感觉到孤单。

吃饱喝足后,她皱着眉头,动作轻轻缓慢的解开笨重的新娘服装,露出香肩,还有那张牙舞爪的鞭伤,赫然而扭曲的伤口趴在她的背部。

谢小叶转过头,望着自己背部的伤口,眉头一皱,不敢直视,“又是背伤,我怎么那么倒霉呢!”她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只能骂骂魅影泄恨,大吼一声,“魅影,你这个王八蛋,你去死吧!”声音空旷而回响在地牢里。静的可怕,谢小叶为自己的声音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