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 翻高山

谢小叶跟沈喻寒暄了几句,找了比较干的枯草地里面,以大腿为枕头,让魅影诺大的头颅枕在她大腿上。用被子盖在了魅影的身上,一切都弄好了,看到了还在沉睡的魅影,她的心不自觉的柔和了起来,倔犟的脸部线条也开始柔了起来。

谢小叶没有看了一眼乌黑的天空,星光开始躲藏了起来,她也进入了疲倦时期。合上厚厚的眼皮,沉沉的进入梦乡。

一晃半夜的时间就过去了,沈喻躺在了马车内,感觉身体越来越散发着阵阵的寒意,她实在没法继续睡下去,有点艰难的爬了起来,靠在车壁上,目光有点浑浊,蜷缩抱着大腿,想借此止住也不断升起的寒意,可惜不行,她瑟瑟发抖。

在夜色里,她粉红的唇瓣变的发紫,细致的的额头上冒出了斗大汗珠,她闭着眼睛,轻咬起了唇瓣,想以疼痛来克制身上传来阵阵的寒意,随着时间的流逝,寒意浓重。

沈喻觉得太冷了,她从马车里走了下来。

沈喻刚踏出马车一步,树上闭目眼神的白和,早就发现了沈喻神色有点不对劲儿,接着一点依稀的星光,他眯起了眼睛,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乌黑的唇瓣,他虽然保持不动的睡姿,可是内心早已经波浪起伏,他忍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唾液,来保持心中的冷静。

他的目光紧随着沈喻的方向而转,沈喻一下马车,第一眼看到了白和还在不远处的大树上歇息,而谢小叶在另一处地方休息,她和他们隔离不过四十来米的距离。为了不惊扰她们的休息,她往反方向走去,她蹑手蹑脚,深怕吵醒他们。

终于走到了沈喻认为不会吵到他们休息的距离,她站在了草丛里面,沈喻哆嗦身子,原地蹦跳起来,这样跳起来,身体有能量,会比较暖和一点,她好怕自己会晕过去,然后造成了谢小叶的负担。

她自己主动提出跟随而来,就是能尽一点绵薄之力,帮上教主,毕竟教主成了这样,也是因为她纵容沈书芬的原因。她因为心中一点内疚,所以跟随而来,希望能帮到谢小叶,如今她发烧感冒了,她也只能默默的忍受,绝对不能让谢小叶发现!!绝对不能。

以谢小叶的性格,肯定不会让她带着病重的身体继续前行,他们还没有走到三分一,不想成为他们负担,自己又想帮忙……想着想着,沈喻眼底布满了泪珠,在星光之下,隐约闪烁起来,她蹲了下去,把手放在嘴里,咬着,哭着。

眼泪一颗一颗滴落在了她的手背上,在这寂静的夜里,虫鸣也静了,她泪珠滴落的声音显的更大声。“呜呜……”

她轻声不让自己哭出来,她怎么那么没用,怎么老是成了别人累赘,她一出生被自己的亲爹看不起,所有人都不把她放在眼里,她什么都不会,累了,委屈了。只会偷偷的躲起来哭泣,她好没用。

她的头越来越重,沈喻泪眼朦胧中,专注低头哭泣,浑然没有发现有一个人影在悄然生息的来到她身后,后面一个健硕修长的身影凝固了,听到她的低低啜泣声,他的胸口堵得慌。

他立马上前了一步,一只手就停留在只离她肩膀一个巴掌的距离,他心里正在纠结,心乱如麻,他的剑眉蹙的更紧,迟迟不敢再多走一步,微微的疼传遍了他四肢八方,漫延至他全身,他哽咽着,低沉的嗓音在柔柔的微风中飘起,“沈小姐……”

白和把自己随身的手帕拎在了沈喻面前,听到熟悉的嗓音,沈喻身体震了一下。抬头,望去,一条男性手帕落在她面前,晃**着,她颤抖着手指尖,伸出自己的手,接过手帕,胡乱擦拭了眼泪,然后紧紧握住手帕。

她转过头来,看向了白和,喏喏的喊着,“白公子,你能帮我吗?”

看到转过身来的沈喻她的,眼睛布满了红色血丝,脸蛋布满了不寻常的绯红色,嘴唇微微泛着淡淡的暗紫色。

白和胸口一紧,顾不了男女授受不亲的礼仪,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捂住了沈喻雪白额头,不摸还好,这一摸,白和吓了一跳,惊呼一声,“你发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