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针锋相对

说时迟那时快,魅影的手快速伸向了白和的喉咙。

恰好被白和给闪了过去,白和一跃,便跃到了前堂空地之处,“你若想打,我便奉陪到底。”

白和也不是闲的,快速从手里抽出一把剑,向魅影的心脏位置刺入。刚好被他一躲,侧开一边,“真是一把好剑,寒气逼人,难道是在那冰寒天山那里铸成的!?”

传言,只要在天山铸成的剑器,十分锋利,割铁如泥,剑气逼人,稍稍被它一挥,即使不被它碰到,剑气所到之处,必定威力无穷。

白和轻蔑道,“你这个恶魔教主,看来不是草包啊,还对兵器略懂一二。”

“既然你拿出这么诚意来对待我,我也不能失了礼数,尝尝我的无极软剑。”魅影一下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非常软的剑,像是一条灵活的白蛇在蠕动着。

那剑的宽度是白和天山寒剑一半宽度,长度比多了几分寸而已,但是这剑实在诡异,软的不像话,在空中一晃,就像一条弯弯曲曲蛇身灵活的摆动着。

白和眼底闪过一丝惊诧,“蛇剑!”这是江湖上已经失传的兵器,没想到被魅影给使用了。

传说这蛇剑有灵感之说,只要它认定的主人,必定为他生死相随,忠心耿耿,而它的威力如何?至今无人得知,传言说这把剑能开天辟地的威力,这只是比喻,说明这把剑十分厉害,其他兵器没法比拟的。

想必是有人危言耸听,以讹传讹罢了,便在谣言之中制造的更加玄乎。

可他白和偏偏就不信这一套,他手中天山寒剑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刹那之间,一股急促的风速向魅影扫去。

他在半空中来个鹞子翻身,又闪躲了过去,只见魅影后面一棵偌大树身被劈成了两半。魅影脸色一沉,刚才把小看白和的心,收了收,“没想到多日不见,你的武功进步如此神速,我记得上次你还是我的手下败将,我轻而易举就能把你拿下,现在,我倒对你刮目相看了。”

魅影突然间,对白和有一些敬佩起来,没想到他能再短时间内,把自己的武功修为提高这么多,刚才他一扫,剑气的力度便能砍掉他身后的大树,武功内力修为实在令他讶然,他估计白和快要赶过了他的武功,

白和听了魅影对他的夸赞,他的心底某一处地方促动了一下,脸色有些不自在,硬是扯动嘴角,冷哼道,“就是上次自知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才独自修炼,这次让你瞧瞧什么才是上层武功……”白和又是一剑刺下去,“少废话,看招!”

“看来我得拿出我的全部实力来应战你,否则显示不出我的真诚。”魅影邪邪一笑,眼眸尽是妖冶的笑,能遇到不错的对手,倒是激起他挑战的热情。

瞬间,铮铮火光,眼花缭乱,两人飞速在半空中,撕打了起来,天山寒剑遇到蛇剑,刀光剑影,瞬息万变,所有招式变幻莫测。

两人你一来,我一来,打的十分火热,不分上下的状态。

谢小叶在一旁看的甚是着急,两人无论谁受伤,她心里都很难过,一个是她爱的男人,一个是爱着她的男人。让她很头痛,她现在无能为力,只能干着急,急急向他们喊着,“别再打了,别再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