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奇怪的伤口

沈书芬闭目眼神,苍白的脸此时慢慢的,慢慢的有了些血色,飞速的爬满她的脸,她的手指突然变得僵硬异常,白色指甲迅速的窜出黑色诡异的长指甲,如厉鬼般尖锐而且尖尖的指甲那样,渗人心脾。

她暗暗躺在**,运着内功起来,猛然脸色变的如火烧的红色,一刹那间,又变为常色,她一蹦得从**灵活的做了起来,犹如一个健健康康的常人一样,若不是知道她被刺中一剑,根本没人会相信她现在与常人有不同。

沈书芬把衣服从肩上缓缓下移,褪下了缠绕在自己伤口的白布条,看看自己的伤口愈合的如何?

不料,咿呀一声,门不知被谁给打开了,也许是太过突然,在她发现之时,为时已晚,她迅速把衣服拉拢起来。

“唉呀,对不起,对不起,老头子不是有意的。”老头儿捂着自己的眼睛,然后把脸撇过一侧,似乎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他狐疑转过脸来,向沈书芬走了两步。

他语气似乎有些不信的问着,“恕老头子冒昧,刚才不知是否是老头子眼花,你的伤口竟然好了?可否让老头儿再看一下。”

沈书芬闪过一抹戾气,快速隐藏过去,随即她大声斥喝,“无耻的老头儿。”她没想到老头儿虽然看起来白发苍苍,不伦不类的,而且有点老眼昏花的模样,可没想到他眼睛这么尖锐。

沈书芬着实惊讶,但是她心里甚是隐忧,他应该没有发现什么吧!?

恰好在老头儿说“可否让老头儿再看一下”时,被刚刚进来的老若冷听了个正着。老若冷为之一气,龙头拐杖向地上一置,快速走去老头儿身侧,捏起他的耳朵,训斥起来,“你这个糟老头子,竟然为老不尊,我让你看,让你看。”

说着,老若冷用力一扯。“哎呦,哎呦……”老头儿在一旁抱着耳朵求饶着,“放开我,老太婆,你不放开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见此,沈书芬冷笑着,看着老头子被老若冷欺负,想必暂时老头儿不会对她有所怀疑,她暗喜着放下提着的一颗心来。

“呦,呦,你胆子变大了,还学会威胁我了是不?”老若冷一把怒火熊熊燃烧着,怒目而视。

“哎呦!”老头儿恨不得抽自己耳光子,他一急,说溜嘴了,这老太婆的性子这么烈,肯定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他皱着老脸皮,悔不当初啊,急忙解释道,“老太婆,老头子刚才说错话了,你别在意,我是想说自己后悔这么多年没有见着你。”

说出这般蜜语,老若冷心稍稍柔弱了下来,不过还无法消灭她的怒气,“那你刚才想对沈书芬做什么,看什么东西?!”不说出个好的理由,她可没那么轻松绕过这个遭老儿。

老若冷把目光投向了沈书芬,老头儿也跟着看了过去。

话题一转,又转到沈书芬身上,坐在**的沈书芬身体稍稍动了一下,掩盖了她微微不自在的神色,她敛下秋眸,一副楚楚可怜的大小姐,让人不忍再继续讨论到她身上,毕竟谁都知道她身上有重伤,需要静养。

“老头儿,快说,说完快走。”老若冷不想再继续打扰沈书芬养伤,但是老头儿要是不说清楚刚才的事,她定会认定糟老头儿色性大发,图谋不轨。

“唉呀,老太婆,你轻点,疼死我的妈呀!”老头儿疼得在一旁呀呀叫。“我是说有误会,有误会。”老头儿快速的转动着大脑,假如他说,是为了真切看沈书芬的伤口状况,这老太婆指不定又说出一大堆理由,什么不要脸的事扣在他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