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内鬼

沈书芬胸口欲裂疼痛,她一手抓住胸口,一手抓住谢小叶手臂,“妹妹,我恐怕快不行了。”

谢小叶十分着急,喊着,“这里是哪里?有没有大夫,先救我姐姐先。”

所有人,团团把谢小叶和沈书芬围住了,陆子泉回应着,“这里是西浙县的郊外,离沈家堡很近,不如把她移送到沈家堡而去。”

谢小叶扶着沈书芬进马车时,余光中,看到周围尸体遍野,血水成河,她有些恶心,不愿意多看这些可怕的场面。也许她一个现代人,没有看过这么血腥画面,而且血腥味扑面而来,她忍不住有些干呕,不过被她制止住了。

摆在她面前,最重要的是沈书芬的伤口最要紧,她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拖姐姐的时间,但是胃液翻江倒海,她只能捂住嘴轻轻干呕着,一边扶着沈书芬进了马车,忍着剧烈的恶心感嘱咐着,“快,到沈家堡去,我姐姐伤口又流血了。”

他们见状,马夫已经死了,陆子泉叫来了麻子,“你去当一下马夫,把她们送到沈家堡。”

马车内,老若冷眼神淡淡的凝视着沈书芬,“你孩子是不是早没了?”

沈书芬此时额头冒出点点滴滴的冷汗,娇容憔悴,脸色逐渐苍白,嘴唇也加上了一层层的白雾之色,这说明沈书芬逐渐的流血过多,而她也开始了昏昏沉沉。

耳边竟然听到了老若冷此番话,让她微微皱起眉头,强忍着痛苦,“都……这个……时候……了,你在……意的,还是你的……曾孙。”

她闭上眼睛,凄冷的轻笑,精美的鹅蛋脸浮现了绝望的笑容。不管是这老太婆,还是他人,她都即将命上黄泉了,还有心思问这个,从来没有人为她着想过。

“别说了,姐姐,保持体力最要紧。”谢小叶倪视着老若冷,也有点恼怒。这个老太婆怎么那么自私,都这个时候了,还关心这个曾孙的问题。曾孙!?

谢小叶吃惊的看着沈书芬的脸,然后把视线移到她肚皮上,“姐,你有孩子了,那……那……”她都受重伤了,那孩子有事不?谢小叶根本不知沈书芬有了身孕,那她罪责不是更加深重?!

沈书芬一只手搭上谢小叶惊慌失措的手背上,“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沈书芬好像用尽了全部力气在说话一样,气喘吁吁,疲惫不堪,身体有点不堪重负。

“别再说了,姐。”谢小叶担忧喝止谢小叶继续说话。

沈书芬摇了摇头,“你……让我……说下去,不用担心了,孩子……早……没了。”沈书芬用尽最后一口气说完该说的话,闭上了眼睛,流出了清清的两行泪水。

从沈书芬离开了桃家庄,穿进了莫忧森林时,遭到猛禽的追击,由于她施展轻功逃离,伤到了胎气,孩子便再那个时候没有的。

逃离之时,她强忍着巨痛,逃离了莫忧森林,一路上辗转,才回到了沈家堡,路途的奔波劳累,没有人能懂,只有她自己默默忍受着巨大创伤。

最后等她到达了沈家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