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序 暴风雨前的平静

她,姓谢,名为小叶。她不记得自己父母长什么样子,她是一个孤儿,她从小被父母抛弃在孤儿院旁边,院长捡到她时,她的小脸冻的发青,可她不哭不闹,静静等待拯救她的人。

院长心疼的抱起她,看着她炯炯有神的眼睛,看了看花朵凋谢落下地上,为她取了个姓氏谢,旁边的梧桐树缓缓落下了一片叶子,院长那叠叠的老脸皮笑了笑,喃喃自语道,“噢,亲爱的孩子,以后你就叫小叶了。”

她似乎听懂了院长的意思,小脸开始有了气色,红润焕发,咯咯直笑。院长听到她灿烂的笑容后,心酸的流下两行眼泪,“又是可怜的孩子,愿老天保佑你平安快乐,长大后你会找到保护你的那个贵人!”

也许是院长的祈祷,她开心快乐的成长着,可是从小让她十分困扰的是,她每晚都会做着一个奇怪的梦,每个晚上的梦境都是相同的。

这深深的困扰着她,梦里有一个男人,他凌厉的眼神,如剑的眉峰,他看着她时,他的眼睛如柔情似水,好像她是他生命的爱人,他忽而忧伤起来,深邃眼睛泛着幽幽绿光,她想触摸他的脸,可是周围很黑很黑,她看不到他的脸。

他好像明白她为他心疼的举动,他张开双臂把她紧紧贴在他宽阔的胸膛,两人深深闻着对方独特的味道,闭上眼睛,感受彼此的心脏撞击声,感受两人传来暖暖的体温。醒来之时,谢小叶额头直冒冷汗,这个梦太真实了,她自己差点都信以为真了。

转眼间,二十六个年头过去了,她一直不停寻找那双在梦中的眼眸,每次有人主动向她告白,她都会婉转的拒绝。

虽然她在别人的眼里,是个大方体贴,做事细腻入微,如同她精致的五官,看不出有一点疤痕的痕迹。最近这几年,告白者络绎不绝,可是她始终没有看上眼,因为没有一双眼睛像梦中那样深邃,也没有一个告白者,能够让她陷入他的感情世界里面。

而她要的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一见倾心,再见倾情。

人海茫茫之中,她不停的搜寻,不停的寻找那梦中的绿眸,一个接着一个,总是让她失望而归。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了,她心里越来越着急,想想自己的青春即将过去,不仅没找到自己所爱的人,而且到头来自己也一无所有。

她不愿意当一个忙忙碌碌的上班族,过着日复一日枯燥乏味的生活。她不想在青春的纸上只留下黑白的颜色,她要的是彩色生活,精彩有意义的生活节奏。

她自己都把自己应有的性格都埋没了,她在心里冷笑着,其实她不是别人眼中大方体贴,善解人意,娇俏美丽的女人。

她是个很活泼的女人,只是工作久了,埋没在枯燥的工作中,不得有自己的主见。这生活并不是她想要的,她麻木的笑了。

今晚乌云密布。

透着低沉的气压。

她看了看夜色,踏着高跟鞋,走在无人的小巷中,滴滴塔塔的响声在无人的小巷中十分响亮。一路上,她似乎感觉身后跟了一个人,她谨慎的加快了脚步,同样的,后面那个人也跟着加快了脚步。

这让她确定她被人跟踪了,最后她在心里喊了一二三后,扔掉脚下的高跟鞋,拼命向自己的公寓狂跑,后面的跟踪狂也跑了起来。没想到前面有一个男子挡住了她的去路,她紧张的抓住自己的衣领,向后面看去,不料后面的男人也慢悠悠走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