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节满府的奸细

文司棋这话一出,别说是张氏与文司琴,就是文之山都瞪大眼睛看着她,而一旁的苏氏与刘氏母女可是都要笑出了声,站在一旁看好戏的表情。

张氏有些尴尬的笑笑,上前扶住文司棋说道:“棋儿说的这是什么话?那候府不好吗?棋儿听娘亲说,这女儿家嫁了人就不能再轻易提回娘家的事的,这样叫外人听了是要被笑话的,知不知道?”

“嗯?棋儿不知。棋儿只知道那个候府一点也不好玩,没有人与棋儿说话。再说,那里根本就没有夫君,屋子里只放一个牌牌,吓得春桃与绿柳都不敢睡觉。娘亲,棋儿不要回去嘛,没有夫君那里不好。”

这话说的让春桃与绿柳好悬没趴在地上:小姐,你还可以再脸大些吗?这么明目张胆地要夫君真的好吗?

一旁文相的一张老脸都憋红了:这个傻女儿呀!

张氏连忙拦住文司棋的话头,笑着劝道:“棋儿竟说傻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哪有再回来的道理,你这样是被人笑话的。棋儿不喜欢候府没关系,今日你们便不用回那里去,而是候府给你的一个大宅子。那个宅子比咱们相府也不小,整个宅子里就你一个人说算,所有的奴仆杂役都跟你玩,好不好?”

文司棋歪着小脑袋,像是在捉摸着,终于笑嘻嘻的看着张氏夫人说道:“有许多人的跟我玩,还有这样大的宅子给我住?呵呵,那倒是不错。嗯,可是娘亲那里有好吃的吗?对了棋儿还要穿好看的裙子,就像大姐姐与三妹妹她们那样好看的裙子。棋儿从来没有过的!”说到这儿,她竟然委屈的撅起了小嘴,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张氏、然后依次看向苏氏,司琴与司书她们。

张氏与苏氏说什么也没想到,这个傻子竟然在这个时候给她们眼眼药:她这样一说,不就是说以前在相府苛待她了吗?这个傻子什么时候变聪明了,竟然学会这一招了?难道是那俩个小丫头挑唆的?

想到这儿,这几个恶毒的妇人都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春桃与绿柳,可怜俩个丫头虽说被司棋教育的胆子大了些,可是架不住这么多人这样看她,没办法把头压得低低的。

文相也自然是听出这话里的意思,而且这话由一个自打出生就傻的女儿的口中说出,这可信度那是一点折扣都不带打的,更是与梦中沈冰盈与他说的一般模样。

目光深沉的看向花厅中的几个女人,冷哼一声才说道:“棋儿放心,有为父在自此以后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没有人敢慢待于你。文钟!”

说着,便叫了主事的管事来。

主事的老管家走进花厅向相爷及张氏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相爷,找老奴何事?”

文相看着跟了自己二十多年的老仆说道:“文钟,你去挑选几个老实忠厚的仆役,再找个你信得过的年轻后生随二小姐一起去那边大宅,替本相照看二小姐。记住,如果哪个敢怠慢或是委屈了二小姐,别怪本相无情!”

文相这话一出,惊得在场的文家女人们心里都哆嗦了一下:相爷这是怎么了?这十六年对这个傻子不闻不问的,今天怎么突然这么上心了。竟然让文钟派心腹的人过去照料?

文钟似乎早就知道文之山会这样安排似的,表情一点变化也没有的点点头说道:“是,相爷,老奴这就去办!”

说着,行了一礼便后退着出了花厅。

于是,在文司棋又被四人小轿抬走时,她的轿子旁又多了许多的人,不止有仆役还有一队护卫,而一个二十多岁的、长得斯文秀气的后生格外引人注目,春桃在一旁告诉她:这个人就是老管家的干儿子,名文唤。这些年跟着老管事学了事料理管家的本事,想来这就是文之山说的司棋的管事。

一行人浩浩****的抬着四人小轿行走在大街上,七扭八拐的终于在一间大宅前停了下来。

春桃扶着文司棋下了轿子,站在那个大宅门前,高高挂起的门匾上写着苍劲有力的两个大字:赵府!

文司棋撇撇嘴对一旁的绿柳说道:“这俩个字不好,哪天改了吧!”

“是!可是小姐要怎么改呢?”绿柳虽说不明白这字为何要改,可是小姐说改那就肯定有道理,于是不耻下问的问道。

文司棋摇摇头偏着脑袋说道:“嗯,还没有想好。哪天想好本小姐再告诉你,现在咱们进去瞧瞧!”

说着,率先走上台阶。从候府跟来的那个年轻管家急忙上前推开厚重的大门。

文司棋在经过他时看了他一眼:这个男子年经轻轻,可是眉眼间满是算计,让她心生不悦:这说不定又是候府哪个心思大的派来的奸细?哼,等着瞧,有你们好看的!

微微一笑,文司棋不等后面的文唤等人,便先一步的迈步进入大宅子。

迈进大门的那一刹那,文司棋有这样一个感觉:这里就是她的家了!

这个院子虽说比不过相府的奢华,也比不过候府的厚重,可布置格局也有它的特色。尤其是园中的那处凉亭临水而建,湖中的荷花此时开得正艳让她好生的喜欢。

整个看下来也知道这个宅子即使不如候府与相府那样大,但也不是一般的富户可以比的,看来这候爷还是蛮讲良心,知道把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抬来做寡妇不对,才这样补偿的吧!

看了大房子心情格外的舒畅,文司棋决定先去自己的卧房去看一看,顺便也问问青老,那件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进了卧房司棋叫住了文唤,露出傻呼呼的模样问道:“小管家,娘亲说给我带了好多的金银珠宝,还有好看的裙子和头饰,小管家这些你都派人抬来了吗?该不是被人偷了吧?”

文唤被这样一个傻里傻气的小姐逗笑了,可能是认为她憨傻可爱吧,居然笑着说道:“小姐放心,这些东西当日都是老管家与奴才盯着让人抬进候府的,刚刚奴才也看了那些嫁妆也都搬了进来。奴才这就去清点一翻,看看可是少了什么东西。”

“噢,那好。你快去吧,快去。只是想着少了什么东西一定要找父亲母亲要。还有你去让厨房弄点好吃的,呵呵,我饿了!”文司棋忙不迭的点头,那模样又把文唤逗笑了。

文唤行了一礼说道:“小姐,那奴才就下去!”说着转身出了房门。

这时,文司棋才松了一口气,对着一旁的空气说道:“师傅,徒儿托您办的事情可是办妥了。。。”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