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节 入轮回

文子清一听自己的妹妹这样说,也不由得危险的眯起眼睛,敲着手指想了一会儿也冷笑着说道:“棋妹不提,我倒是忘了。之前我做为特使去冥界联合,却反而受伤其中这位大判可是出了不少的力,今天来我们人界,我倒是要好好的招待他了!”

“哼,哥哥说得没错!”司棋了在一旁冷冷的笑道:“那冥界的人狂大的狠,由炎与魔界的蓝使带我去打听娘亲的事情,他们还百般刁难呢,如果不是魔亲自前去,怕是我的魂魄也被扣在那里呢。如今他们到我咱们的地界,自然是不让他们好过了!哥哥,这场对咱们可是要给唱好了!”

文子清得意的说道:“放心吧,棋妹,在他冥界哥哥都不曾屈服怕他,更何况是在咱们的地盘。等将娘亲的事安排好,哥哥我自然是奉上一份大礼给那大判!”

司棋抿嘴一笑看着文子清说道:“哥哥,妹妹也愿表达一份谢意!”

“好。。。”文子清笑得那是一个如沐春风。

坐在闻香阁书房中的冥界大判,正在与凌炎他们商量如何对付血尸的事情,冷不防的打了一个寒战,在心里捉摸着:又是冥界的哪个孙子在打他的主意呢!

文子清与司棋下了马车,早有人通报了文之山,老管家文兴得了文之山的吩咐便来至前院将兄妹二人请到书房中。

来到书房的兄妹二人,见到文之山只是简单的行了一个礼,然后文子清便将那墨玉珠拿出来,冷冷的说道:“娘亲有事要与丞相大人说,请大人退下左右吧!”

那文兴是文府里的老人,也最为清楚文之与这对子女及过世夫人之间的事情,也不等文之山吩咐便将下下谴出去,自己也跟着出去并随手关上书房的门。

文之山看着眼前对自己漠视的一双儿女,不由得眉头微皱,说道:“清儿,棋儿你们还是不肯原谅为父吗?难道就不肯听为父解释吗?”

“文相有什么话还是对我娘亲说吧,文相在这个世上最最对不起的就是我娘亲,至于我们兄妹因为有血缘的关系,即使再恨你也只能忍气吞声、漠视无理了!”司棋的嘴巴要比文子清溜,她说的话虽说不带脏字,可字字听到文之山的耳朵里,却字字扎心:那意思很明白,因为是做子女的,所以有再大的仇恨也不能动手,只能做到忍气吞声了。可到底是多大的仇,让子女们想要对他这个父亲动手啊?

文之山叹了一口气说道:“清儿,你们的娘亲在哪里,将她请出来吧。为父也有许多的话要对你们娘亲说!”

文子清冷哼一声,然后念动咒语,沈冰盈的魂体便显现了出来。

“冰儿,你。。。”再次看到沈冰盈,文之山忍不住的向前走了几步,伸出了手似乎是想触碰她。

沈冰盈清冷的说道:“文想请止步!你我阴阳相隔,有什么话还是站在那里说好了!”

文之山一愣,随后看着那魂体,似是想起因自己种种的不作为而将自己的女人害到如此地步,不由得老脸通红,羞愧的低下头去,半天才说道:“冰儿,是为夫的害了你!”

只这一句庆,沈水盈听了但掩面而泣,哭得文子清与司棋的心都碎了,忍不住的要上前安抚自己的娘亲。

“清儿,娘亲有话要与文之山说,你将棋儿带出去吧!没有我的吩咐你们不得进来!”正当这时,沈冰盈发话了。虽说文子清与司棋不愿意让自已娘亲独自留在这书中,怕被那文之山的花言巧语骗了,可母命难违,只得在瞪了一眼文之山后,双双的退出书房。

站在书房外,司棋的心思就飘远了:沈冰盈到底会与文之山说些什么呢?而慕容煌在这里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还有闻香阁那边,又会谈得怎么样呢?还有自己体的尸毒。。。

想到这儿,司棋不由得紧皱眉头看了眼自己的左手腕处:那里隐隐的有一团黑色,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她也是今天清晨才发现的,当时她还很惊奇,暗暗的调动了法力后才知道这就是那尸毒,当调动法力是,丹田处便痛得要命。

可是她不敢对凌炎说也不敢对文子清提,怕他们担心!

书房内时不时地传来,沈冰盈低低的哭声,看来是将多年的怨气都吐了出来,而她心中也猜道:如果慕容煌为文之山说话,那沈冰盈十之**会原谅文之山,可原谅又如何呢,难道文之山会将一个鬼魂留在家中做当家主母吗?还是说,沈冰盈可以忍气吞声的不要明份留在相府之中,甚至是受那刘氏母女的白眼?

想了许多,司棋都感觉到自己来这到空上世界后,操心的事情是越来越多,多到压着她顺喘不过气来。

不知过了多久,文之山的声音在里面响起:“清儿,棋儿你们进来吧!”

兄妹二人看了看一起走了进去,那沈冰盈已经坐在太师椅上,而文之山就站在她的身边,竟然没有排斥他。

看来,自己是猜对了!

文子清显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便轻轻的开口问道:“娘亲。。。。”

“清儿,你与李国师商量一下,看如何让娘亲转世轮回!这里的一切娘亲都放心了,该是走自已的路了!”沈冰盈不等文子清说完,便抢先说道。

她这样一说让在场的人不由得一愣,连司棋也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这是唱得哪出?

沈冰盈叹了一口气说道:“天地之间自是规则,这是你们外公说的。虽说我不是玄修,可也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娘亲决定不破坏这规则,而是走自己该走的路。清儿,你为娘亲我安排吧!”

“冰儿,你不可。。。”文之山转身年幸存沈冰盈,急急的说道:“刚刚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就留在府中,你仍然是这里的当家主母,如果你怕满堂文武的议论,那没关系我可以辞官不做。我们与孩子们可以退隐,不再理朝堂的上事。那刘氏是懂事的,她也绝不敢有异议,盈儿我们。。。”

沈冰盈这时却摇摇头说道:“之山,你不要说了。你的脾气我再清楚不过,让你放江山社稷不管是不可能的。而我也不想看着别人的脸色而活,你还是让清儿送我走,如果我们还有缘,那就来世再见吧!清儿,听娘亲的话做准备吧!”

三个都没想到,一向柔弱的沈冰盈竟这样固执,竟然一心要转世轮回。

这时,文之山早就无计可施,没奈何的向自己的女儿投去一眼:这个丫头虽说处处与自己做对,可是不得不承认这丫头确实是主意多,说不定她可想到办法,可以留住冰盈!

司棋接收到文之山求救的信号不由得微微一笑:这个时候想到我了,哼,也算你机灵!

嘴角一掀,那主意便一个接一个的涌上她的大脑:“娘亲,要做法送您转世轮回,哥哥的法力还稍显不足,这事没得又要请老国师帮忙。可是现下。。。”说着,司棋的美目便向文子清看去,然后不动声色的使了一个眼色。

文子清也是聪明之人,见自家的妹子这样便心下领会,也有些为难的说道:“娘亲,现下李国师正与其他三国国师商量应对血尸一事,恐怕分身乏术。再者是那尸皇野心勃勃,一心想统治人界,甚至不顾天条戒律,竟然将死去之人的魂魄打灭,将尸体强行炼化成为血尸简直是丧心病狂,搅得其他几界也不得安宁。冥界如今也是大乱刚刚派了使节来商议要如何对付尸皇呢,哪里,哪里还有时间安排转世轮回的事。所以娘亲,不如等等再说!”

“对呀,娘亲咱们还是等等再说吧!”司棋这进接话道。走到沈冰盈的身边甜甜的一笑接着说道:“娘亲,我可是听那冥界的使者说了,如今冥界等着转世轮回的都排了不知多少了,可就是安排不了。听说,那尸皇已经将轮回的道路堵死了。娘亲,您的体质特殊之前也就是因为这个才被关在盒子里,如今你想入轮回,岂不是自己掉进人家的圈子里了吗?”

“这。。。,说得也是。”沈冰盈迟疑的说道。。。

茶香病了,只能少少的更一些了。请亲们原谅!不过,绝不会弃文还请亲们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