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替你检查一下你的眼睛。”药师说着,精致走上前去。伸手轻轻地翻开她的眼帘,可以看见她一双大大的眼睛,里面却是雾蒙蒙的,就好像是黑水晶上面蒙着了一层轻纱一样。

失明女孩多少显得有些紧张,她的身体僵硬得如同一根拉紧的弓弦,手指紧紧地捏住自己的衣襟,哆哆嗦嗦的显得有些害怕的样子。其实自从她几年前失明开始,就一直足不出户地住在那间濒临倒塌的茅草屋内,除了莫西以外,根本没有跟其他人接触。

“姐姐,你不要紧张,大夫是在给你看病呢!”莫西少年老成地伸手拍了拍姐姐洛丽塔消瘦的肩膀,在一旁轻声地安慰道。

药师突然发出一声惊讶的“咦”,说道:“你的情况好像有些古怪,把手伸出来,让我把脉。”

洛丽塔尽管心中紧张,可是仍然抱着有朝一日可以恢复视力的梦想,所以依言将玉手轻轻伸出。她的手指很纤细,皮肤晶莹剔透,手腕处的肌肤嫩滑的如同上等的美玉。

药师忍不住片刻失神,但是没有多看,将手搭在她的脉搏上,闭上了双眼显然在感受着她的脉象。个了片刻后,睁开双眼道:“刚才从你的脉象看,你显然不是先天性失明,而是后天误食了慢性毒药所致。”

“啊!你怎么知道的!”洛丽塔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没有人不喜欢恭维,药师也不例外,尤其是洛丽塔那张清纯无比的脸上,那极度惊讶的神情,对于他来说简直是种难以附加的荣耀以及满足感。他沉吟了片刻后,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一定是误食了一种叫做兰溪草的植物。”

“兰溪草一般都生长在溪流的旁边,它们的样子跟一般的野菜非常相像。但是生长的数量非常稀少,往往方圆数十里地,都不会生长一棵,我想你一定是将兰溪草错当成野菜误食了。兰溪草是慢性毒药中的一种,误食后虽然不足以致命,可是却可以伤及人的五脏六腑,令人失去视力。”药师侃侃而谈道。

“大夫,求求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救我姐姐啊!”莫西说着扑通一下就给药师跪了下来。在他看来,姐姐洛丽塔的健康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当时听到慕容羽说起有人或许有办法治疗好洛丽塔的眼睛,他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可是看到药师那神乎其神的诊断后,顿时满身心的佩服起来。

药师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说道:“兰溪草的毒性虽然难以根治,但是并不代表没有治疗的办法。”沉吟了片刻后,他紧皱着的眉头突然舒展开来,说道:“如果有精灵龙的血,或许可以将她的病治好。”

慕容羽忍不住一阵疑惑,精灵龙的血难道是治病的良药?为什么治疗卡洛莉的伤势需要,治疗洛丽塔的眼睛同样也需要呢?越想越是心头疑惑,忍不住向药师抛出一个询问地眼神。后者并没有回答,而是摆出了一个闪人自有妙计的欠揍模样来。

这时红眸总算是将注意力,从卡洛莉的身上转移开来,看到屋子里多出来的两人,他的脸色多少有些疑惑。将视线移到了慕容羽的身上,问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精灵龙带回来没有?”

慕容羽的神色一阵窘迫。

红眸的脸色骤然一寒,冷冷地说道:“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当初要不是你的话,卡洛里也不会受伤。现在眼看着她生命有危险,你居然连这些事情也办不到!哼!还是我亲自出马吧!”说完,看也不看慕容羽一眼,快步出了旅馆的房门,向着法师区赶去。

望着红眸转身离开的背影,慕容羽的神色多少显得有些愧疚。转过身来,问正在替洛丽塔检查眼睛的药师:“卡洛莉副院长的伤势怎么样了?”

药师耸了耸肩膀道:“没事,反正一时半会的也死不了。”

接下来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慕容羽无聊的有些发呆,他跟药师根本找不到相同的话题,两人个说起话来完全是鸡同鸭讲。至于莫西和他的姐姐洛丽塔,洛丽塔由于长时间并不跟人接触,显得有些戒备,所以绝大多数的时间内,慕容羽都是无聊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

药师趴在桌子上,取出纸币唰唰唰地写了起来,慕容羽不知道他在写什么,更是懒得过问。等到药师写好后,只见他将那张纸折好后,交给站在旁边的莫西,说道:“这里是给你姐姐治疗眼睛用的一些草药,你到城里的药店抓点药回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5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