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好大的胆子,偷了我的东西后,居然还敢倒卖给他人!”一个冰冷无情地声音,陡然在珠宝店内响起。

莫伦特斯抬起头来,看见珠宝店内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身材魁梧的年轻人。他的身高在两米左右,身材魁梧的如同一个在战场上浴血厮杀的将军,但是身上却穿着一套象征着魔药师的白色法师长袍。

来者不是别人,自然是一路追踪过来的慕容羽。莫西在小巷里东躲西藏,虽然暂时将他甩掉,可是到底还是被他发现了踪迹,一路尾随来到了珠宝店内。

“啊!你……你怎么……”那个名叫莫西的少年,伸手指着慕容羽,惊讶的说话磕磕绊绊,脸上也写满了恐惧之色。

慕容羽冷然一笑,莫西整个人浑身都木了,他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忍不住向后倒退了几步,谁想到差点没有站稳,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倒在地。幸好伸手扶助了身后的木桌,才没有摔倒在地。

“你是什么人!”莫伦特斯脸上的笑意,瞬间收敛,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森然之色。他的瞳孔在慢慢地收缩,最终缩到针尖大小,就好像一头毒蛇在追踪着自己的猎物一样。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才对!”慕容羽冷冷地说道。

莫伦特斯当然察觉到慕容羽的敌意,他嘴角浮现出一丝森冷的笑容,如果来者是个中级武士,他或许会选择缴械投降了,可是当他看到慕容羽那身象征着魔药师的打扮后,一抹不屑的笑容在他的嘴角,慢慢地蔓延开来。

魔药师虽然是魔法师的一种,可是却是华而不实,公认的废材。一般的情况下,就是一个初级的骑士,都可以一己之力,轻松地打败一名中级的魔药师。

莫伦特斯突然将双手拍了拍,几个持刀拿棒的年轻人,从后堂当中蜂拥而出。将慕容羽围在当中,此时珠宝店的门已经被一名年轻人随手关上。屋子内的光线瞬间暗淡了下来,阴暗的空间当中,隐约可以看见那些人阴沉沉地嘴脸。

“怎么,难道想要仗势欺人?”慕容羽冷冷地道。

莫伦特斯仗着人多势众,当然不会将慕容羽放在眼里,确切的来说他甚至自高自大的将慕容羽不屑的语调,当成了底气不足的威胁。一丝森然的微笑,在他的嘴角慢慢地弥漫开来,他冷冷地说道:“仗势欺人又怎么样。小子,实话跟你说了。这些东西现在都是大爷我得了,识趣的给大爷我道个歉,夹着尾巴赶快给我滚蛋,否则我让你站着出来,躺着出去!”

很显然莫伦特斯不是头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今天绝对是他最后一次。慕容羽好不罗嗦,眼前的这几个喽啰,吓唬手无寸铁的普通百姓,或许会有些用,但是跟大剑师实力的慕容羽相比,想要弄死他们比弄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慕容羽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使用袖中剑,身体如同一道迅捷的闪电般,向着距离他最近的一名持刀的年轻人猛然扑了过去。那名年轻人直觉眼前一花,紧接着“咔嚓”一声令人牙酸的骨头断裂声传来,持刀的右臂就好像热水里浸泡过的面条一样,软绵绵地垂在身旁。发出一声凄惨的悲号后,整个人因为难以承受的疼痛瞬间瘫软在地。

慕容羽刚才的一招空手夺白刃的功夫,是华山派的拿手绝迹,使用起来自然是轻车熟路。旁边的众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其实刚才慕容羽从发动攻势,再到解决战斗,所用的时间不过眨眼之间的事情。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同伴已经瘫痪在地,不禁又是惊恐又是愤怒。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慕容羽下手找找都不离要害。那些持刀拿棒的喽啰,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得周围的同伴不断发出凄惨的号角声,紧接着全都被慕容羽的铁拳放倒在地。

莫西傻眼了,他感觉自己一定是在做梦。怎么可能!他清楚的记得,莫伦特斯手下的这帮大手,每个人都有着几把刷子,曾经有一名中级武士,被偷了东西后过来闹事。结果被这帮打手三拳两脚的搞定后,全身扒的精光,直接丢在了闹事当中。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凶悍的大手,居然都不够慕容羽的一合之将。

与莫西的情况相比,莫伦特斯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双腿在颤栗着,就好像筛糠一样,额角布满了豆粒大小的汗珠。后背上渗出的冷汗,眨眼间就将他的衣服完全都汗湿了。望着一步步逼近的慕容羽,他忍不住想要向后倒退,可是双脚却好像被钉子钉上了一样,就是想动一下都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东西……东西我还给你,原封不动的还给你……”莫伦特斯忙不迭地将手里装有水晶的布袋,放在面前的木桌上。看他魂不附体的样子,就好像布袋里装的不是水晶,而是烫手的热山芋。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5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