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慕容羽懒散地看了那名自称药师的中年男子一眼后,嘴里冷冷地挤出一个字来。

随曾想那名中年男人脸皮极厚,硬是赖在慕容羽的对面,随手将那面悬挂有小旗的杆子,放在了桌子旁边。伸手揉了揉那种令人不太舒服的长脸后,笑呵呵地道:“朋友,何必如此的冷漠。你看我俩萍水相逢,也是一场缘分,如此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岂不是令人心寒。”一面说,一面摇着脑袋,一幅非常痛心的模样。

慕容羽缄口不言,眼神中的不满之色在逐渐加深。

药师见慕容羽表情不善,连忙堆上一片讨好的笑容,说道:“我要是本着悬壶济世的伟大目标,多年来几乎走遍了天元大陆的每一处角落。一手绝活是药到病除啊!而且我还擅长卦象,一眼就看到阁下印堂发黑,且心事重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阁下的亲人或者朋友,其中的一个必然有病在身。”

“哼……”慕容羽冷哼一声,他原本以为药师只会招摇撞骗,没有想到他还是有那么两把刷子。桌子下原本准备踹出去的一脚,又慢慢地收回,拿眼睛上下打量着药师几眼后,嘴角浮现出一丝令人胆寒的邪恶微笑来。

“臭要饭的,居然还敢在这里啰嗦,再不滚出去,我可就不客气了!”酒店的伙计追了过来,伸手一挽衣袖,看样子如果药师敢说出个不是,少不了要一顿拳打脚踢了。

“他妈的,你是什么东西,少在这里狗眼看人低。这位是我新认识的朋友,他说过这顿饭他请了!”药师伸手一拍桌子,喳喳呼呼地说道。一面说还悄悄地冲着慕容羽挤眉弄眼,示意他在一旁圆谎。

慕容羽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来,他感觉到药师这个人虽然是个骗子,但是至少属于一个比较有意思的骗子。于是点了点头,冲着那个酒店的小二,挥了挥手道:“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了,你在弄点酒菜过来。”

“听到没有!再弄点酒菜过来,难道你驴耳朵长毛了!”药师狐假虎威地吹胡子瞪眼道。只是他的那副长相太过滑稽搞笑,实在难以跟威严联系到一起。附近酒桌的食客都纷纷歪头看他,可是他一点也不觉得窘迫,相反高抬着脑袋,装出一副趾高气昂的大人物的模样。

那名小二气呼呼地瞪了药师一眼,后者趾高气昂的抬着脑袋,几乎用鼻孔看天,对小二的鄙夷视而不见。跟这种人是很难说清楚的,转身走进了后堂,一路上还可以听到他小声地嘀咕。

察觉到小二的远去,药师高抬着的脑袋,总算是恢复了正常。他伸手整理了一下胸前凌乱的衣襟,很显然这是刚才跟小二拉拉扯扯地时候弄皱的。不过看他那件破破烂烂地兽皮衣服,就算不弄皱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对了,我刚才说到哪里来着,对了,我乃药王谷的第九百三十六代传人——药师。自称东邪,你也可以叫我药渣。”药师伸手揉了揉松弛的脸颊,不过他说话的时候,视线完全没有放在慕容羽的身上,而是牢牢地定格在桌面的菜肴上。说话的时候,喉头轻微的咽动着,显得十分嘴馋的样子。

药师嘴馋的模样怎么能逃过慕容羽的眼睛,可是他却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过了没多久,小二端上了热气腾腾的饭菜,每上一道菜的时候,小二总是不忘记狠狠地瞪药师一眼。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此时药师已经死过无数遍了。

丝毫不跟慕容羽客气,药师伸手拿起筷子,就没有任何形象的大吃大喝起来。药师看来是饿的够呛,吃饭的速度简直可以称之为风卷残云,慕容羽甚至有些担心,这样他这样的暴饮暴食,会不会把自己给撑死了。

“不是跟你吹了,当初我在药王谷的时候,那可是威风八面啊!整个天元大陆不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来求我看病。想要看病你得先排队,要拍多长时间?最少也得几个月吧!前面都是挂钩呢!看病的价格也不便宜,一次两千枚卡萨诺金币,你还别嫌贵,这只是普通的病,想要开刀还要多付钱。”药师嘴里啃着一个猪蹄,大肆地吹嘘着。

慕容羽听得有些昏昏欲睡,看过吹牛逼的,没有看过这么能吹的。想到这个时候红眸差不多也该找到大夫回来了,红眸同样一夜没有吃喝,相比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于是又让酒店的伙计弄了点饭菜打包带走后,付了饭钱就径直向着酒店对面的旅馆走去。

“哎!你别急着走啊!等等我!”药师看见慕容羽离开,连忙嚷嚷道。他随手从桌子上抓起两个猪蹄,一手抓着靠在桌子上的旗子,步履重忙地快不追了出来。

慕容羽对药师的叫声视若无睹,从药师奔跑时候拖泥带水的动作,他很轻易地判断出,药师绝对没有功夫,甚至连一些普通人都不如,奔跑了几步就是气喘吁吁的。径直来到客店的二楼卧房当中,红眸此时已经回来了,正紧皱着眉头站在卧室的床榻前。

一名看起来是大夫打扮的中年男子,正在替卡洛莉检查伤口。慕容羽将打包带来的食物,放在了卧房当中的桌子上后,开口说道:“我刚才去旅馆对面得酒店,吃了点东西,顺便给你带来些食物,你也饿了一夜,趁热吃吧!”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5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