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一声凌厉的风声响起。

女鬼抬头间,一团紫灰色的光芒,向着黛博拉砸了过去。

“小心!”慕容羽叫道。双脚在地面上一点,身形如电般向着黛博拉猛扑过去,与此同时手中的长剑猛然挥动,遮挡在前。只听到“咔嚓”一下硬物撞击声,火花四溅,那光芒与慕容羽手中的长剑,狠狠地撞击在一处。

慕容羽猛然间感觉到半身酸麻,就好像被一头**的魔兽,狠狠地撞击过一样。浑身的骨头都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手里的长剑块块龟裂开来,差点拿捏不稳。

“没想到你的实力还蛮不错的吗!居然可以抵挡得了我的攻击!”女鬼嘿嘿地冷笑着,她的眼眸中弥漫着浓厚的杀机。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此时慕容羽已经死过无数次了。

“黛博拉,你快点回到阁楼里,这里有我顶着。”慕容羽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他妈的,这个女鬼身体是气态的,居然还可以发动攻击,这次事情可有些难办了!”彼得嘴里嘟囔着,但是言谈间却没有分毫的惧意。随手取出随身携带着的战斧,表情凝重的紧盯着女鬼的一举一动。

此时慕容羽他们的处境非常被动,女鬼气态的身体,决定了对物理攻击的免疫。他俩都不会魔法,而身为魔法师的黛博拉,此时赤手空拳的,没有魔法杖的辅佐,哪怕是世间最牛的魔法师,也施展不出具有攻击性的魔法来。

黛博拉连忙跑到了阁楼当中,取过法杖后,遥遥地指向女鬼,诵念起魔法的咒语来。她有着中级魔法师的水平,况且又是水系魔法师,抬手间就是习惯性的水系中级魔法——冰天雪地。

随着黛博拉的法杖挥动,悬浮中的空气里的水分子,在急速的涌动着。就连周围的温度也是瞬间下降了不少,呼吸起来,就连五脏六腑,都有种被寒冷的气流割伤的感觉。空气变得朦胧起来,水分子飞速的在半空中凝结着,慢慢地汇聚成一团硕大的雾气,将女鬼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咔嚓……咔嚓……”一连串清脆的声响,铺设有猩红色地毯的地面,突然一块块的迸裂开来。无数道晶莹剔透的冰锥,突破了地表,瞬间向着身在半空中的女鬼刺去。与此同时,那些悬浮着的颗粒物,凝结成一块块鹅毛般的大雪,簌簌递降落着。

那些鹅毛大雪看起来分外美丽的样子,其实却具有着强悍的杀伤力。每片雪花上,都具备足以将空气凝结的冰寒。

“哼!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真是班门弄斧!”女鬼冷哼道。也不见她如何的动作,身体周围突然燃烧起熊熊的火焰来,那些至寒至冷的存在,碰到那些火焰后,顿时变成了水蒸气,升腾到半空当中。

黛博拉吃了一惊,显然没有想到眼前的女鬼居然也会魔法,而且魔法的水平,至少也达到了魔导师的水平,比自己最少也要多上好几个层次。虽然心中惊讶万分,可是这一切不足以令她停下手中的动作,先是丢出了眩晕术,紧跟着又是一招泥足深陷。

慕容羽皱眉道:“你快点想办法把围拢在屋子上的结界打开再说,这个女鬼她不惧怕任何的物理攻击,魔法对她没有任何的效果。”

“可是……可是我是个水系魔法师啊!解开结界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学过啊!”黛博拉满脸愁容的道。

“你们这些人,统统都不要想离开!”女鬼凌厉的嘶吼着。张牙舞爪的向着慕容羽猛扑过去。她口中嘶吼着,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任何的减缓,无数道色泽诡异的气流,也不管那三七二十一,劈头盖脸地向着慕容羽猛砸过去。

慕容羽的处境极其的窘迫,虽然身负着精妙绝伦的华山派剑法,可是此时却没有任何的用武之地。只能将说里的长剑拼命地挥动着,剑光组成了一团耀眼的光圈。

“喀喀喀……”一连串急促聒耳的金属碰撞声中,慕容羽节节败退。几乎每道光晕与他手里的长剑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强大的冲击力,总是会让他接连倒退数步。胸口就好像是被一把重锤,狠狠地敲击过一样,他感觉眼前一阵发黑,甚至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2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