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羽简单的将自己的来意说出,卡莫拉内西道:“这件事好办!我们皇家魔武学院里,现在有一万多名地精仆人,也不在乎多一个还是少一个。”

“一万多名!”慕容羽听到后,忍不住惊讶地的合不拢嘴巴。

“是啊!它们平时负责学院的各种服务,例如打扫学校的卫生,以及在食堂里负责每日的饭菜!”卡莫拉内西解释道。他一面说,一面打开办公桌的抽屉,从中取出一个黑色的木夹来。打开夹子的盖子,取出一个晶莹剔透的铃铛,略微的摇了几下。

慕容羽不知道卡莫拉内西此举的含义,他睁大了眼睛,片刻不离地紧盯着。那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响了大概不到二十秒钟的样子,房间角落中的一处墙面,突然裂开一个不大的缝隙,里面黑黝黝的,看不清楚大概。

一名身材矮小的地精,从那裂缝中钻了出来。它年纪很苍老的样子,显然在学院的地精仆人中地位不低。身上穿着一套造型怪异的衣服,来到卡莫拉内西的面前,躬身行礼后,问道:“尊敬的卡莫拉内西先生,卡努力很乐意为您服务。”

“你们地精里面,有一个叫咕噜的吗?叫它赶快来这里!”卡莫拉内西说道。

“咕噜?”那个名叫卡努力的地精,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显然在极力的搜索着脑海里的记忆。略微过了片刻后,它缓缓地说道:“是有一个叫做咕噜的,不过今天早晨法师塔发生爆炸后,它被炸伤了,病情很严重。”

“哦!快点把它带过来吧!我这里有恢复药水,可以将它的伤势完全的恢复!”慕容羽连忙道。

卡努力看了慕容羽一眼,尽管这是头一次见面,可是它还是非常清楚,能够来到这间屋子里的人,绝对是有些来头的。于是它躬身行了一礼后,说道:“好的,这位先生,还请你稍等片刻。”

卡莫拉内西有些不解的看着慕容羽,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在意一名地精的安全。要知道地精虽然是仆人,可是在人类的严重,跟家畜没有区别,甚至可以随时掌控着它们的生杀大权。卡努力在皇家魔武学院的一万多名地精里,应该是头头的角色,可是居然连走正门的机会都没有。

隔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有拖泥带水的脚步声,从墙壁的裂缝中传出。卡努力走在最前沿的位置,跟着它后面的是个全身绑满了绷带的地精。绷带将它身体严严实实的包裹在其中,就好像是古埃及的木乃伊般,只有一双眼睛路在外面。走起来一瘸一拐,而且绷带上还隐隐渗漏出血迹,看来伤势不轻。

“咕噜?”慕容羽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啊!主人!”咕噜满脸欣喜的说,它一瘸一拐地向着慕容羽走去。对于身份卑微的地精来说,几乎从降生以来就注定,要过着卑微、低贱的生活。三餐不饱是常有的事情,慕容羽头一次见面,就给了它一只完整的烤鸡。一直给咕噜留下了很深的记忆。

“你怎么伤成这样?”慕容羽皱着眉头道。他打开空间戒指,从中取出一瓶尚未开封过的魔法恢复药水,递给了咕噜后,说道:“这里是魔法药水,你喝下去后,身上的伤势很快就会恢复了!”

咕噜感动的几乎呜咽,有生以来它还是头一次被人这样的关心,其他人见了它都是呼来喝去的,稍微不如意动辄就是拳脚一顿招呼。打开魔法恢复药水的封口,咕噜轻轻地抿了一口,便不舍的将药水塞好盖子。

魔法药水的珍贵,咕噜还是知道的,当慕容羽将药水递给它的时候,它感动的几乎落泪。轻轻地抿了一口,对它来说已经是极为奢侈的事情。

“把这瓶完全喝下去,要不然你的伤势怎么才能好!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帮忙呢!”慕容羽有些神情不悦的说道。魔法药水虽然神奇,可是只喝一点,除了有提神的效果外,对伤势的恢复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帮助。

咕噜吓得一个哆嗦,连忙将药水完全的喝入肚中,顿时感觉到原本疼痛不堪的肌肤,传来隐隐的酥麻感,就好像被无数的蚊虫蜇咬般,它知道这是魔法药水起了功效。

想要制作一瓶魔法药水,至少需要制作者达到中级魔法师的水平才可以。而且制作的过程非常复杂,以至于一个小瓶装的魔法药水,价格最少也要五六个金币的样子,这可是相当于卡萨诺帝国,普通人家半年的收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2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