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狱之火强烈的攻势下,沙尔克疲态尽显,他的脸上布满了豆粒大小的汗珠。斗气墙外熊熊燃烧的火焰,足以焚化世间哪怕最坚固的铠甲,所以他一刻不敢停歇,将体内的斗气,源源不断地诸如到斗气墙内。

红眸满脸狰狞,滔天的战意在他的眼底,慢慢地弥漫开来。只要不是个瞎子,谁都可以看到他想要将沙尔克杀之而后快。双手不断地弹动,无数道地狱之火,向着沙尔克喷涌而出,熊熊燃烧着的烈焰,将他整个人都紧紧地包裹在其中。

“法切蒂,算你狠!今天我认载了!我表哥的事情一笔勾销!你还不快点让红眸停手!”沙尔克气急败坏地说道。

“如果你要是反悔呢?到时候天大地广,我到哪找你去!”法切蒂道。

“我以我天狼佣兵团的信誉作保证,以后我绝对不会骚扰风暴佣兵团他们,这样总该行了吧!”沙尔克如果不是害怕惹恼了法切蒂,估计早就破口大骂起来。

在天元大陆佣兵团把信誉看的比生命还重要,法切蒂见沙尔克拿天狼佣兵团的信誉作保证。想到他身份非同一般,自然不会做出食言而肥的事情,于是点了点头,说道:“那么久一言为定!”他的身体瞬间在虚空中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红眸的身后。右手一挥,一道眩晕魔法,砸在了红眸的后脑勺处。

后脑勺是冰霜魔狼的软肋,身为人与冰霜魔狼的混血儿,后脑勺同样是红眸身体的弱点,虽然突破了恶魔封印的他,强大的战斗力,几乎在这个世界上罕有敌手,可是如果掌握了这个弱点的话,只要出其不意的发起攻击,就连一个初级魔法师,也可以将他轻松击败。

如同野兽般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叫声,一面疯狂发动攻击的红眸,笼罩在他身体周围的那种黑中泛红的火焰,慢慢地收拢到他的体内,身体摇摇晃晃了几下后,最终缓缓地委顿在地。

沙尔克如释重负地长长松了口气,身上的衣服完全被汗水所打湿,就好像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他眼含愤怒地狠狠地瞪了法切蒂一眼,后者对他毫不理睬,而是蹲下身专心致志地照顾昏迷过去的红眸。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后,沙尔克的身体顿时消失在空气当中。

法切蒂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瓶高级魔药师才能练出的魔法药水后,灌入到红眸的空中。红眸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后,疲倦地睁开双眼,他感觉到头脑里一阵眩晕,就好像被重锤击中过一样。当他的视线注意到身后那座几近损毁的魔法塔后,满脸羞对地道:“我怎么……我怎么……”

红眸清楚的知道,一座法师塔对魔法师意味着什么,就好像富人的珠宝,战士的勋章。可是好好的一座魔法塔,居然葬送在战警的手里,恢复了一丝理智的红眸,几乎有了自刎的念头。

法切蒂满脸慈祥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座法师塔坏了就坏了,反正卡萨诺帝国的王室,绝对不会坐视不理。你不要往心里去,刚才你再次破除了封印,身体受到了很多的损伤,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休息。”

法切蒂的话里就好像魔音,红眸只觉眼皮一阵沉重,终于还是慢慢地闭上了,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笼罩在法师区广场的禁制,在众名高级魔法师的同时操作下,慢慢地消退不见了。围拢在魔法师组成的人墙外的魔法学徒,一个个望着那业已变成废墟的法师塔,满脸愕然。谁也不知道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每个人都想要搞清事实的真相。

法切蒂当然不会将事情的真相透露出去,如果让这些魔法学徒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武技学院会拿来作为嘲笑的对象不说,而且会将魔法学院与天狼佣兵团推向了对立面。这显然不是他想看到的,法杖轻轻挥动,他的身体冉冉地飞到了半空中,目光扫视着周围近千名的魔法学院的学员。

“大家无须惊慌,刚才的那声爆炸,是我实验新型魔药事务所造成的!法师塔虽然损坏了,可是很快就会修复,希望大家不要惊慌,各自回到自己的寝室。”法切蒂处事不惊,满脸平淡的说道。他说话的时候,刻意运用起了风系魔法,声音一直传播到魔法学院外,那些来自于武技学院的学生耳朵里。

“我靠!原来是魔药爆炸啊!我还以为是遭遇到外敌入侵呢!连家伙三都带来了!”一名模样傻乎乎的武士,将手里的一柄沉重的战斧,比划了几下后,满脸懊恼的说道。

“你可真够傻逼的,如果真的遭遇到外地的入侵,人家连法师塔都给炸了。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上去还不是去送死吗!”

那个武士身旁的同伴,伸手捅了捅他的腰,小声地说道。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2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