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快去看看魔法学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黛博拉的伸手一拽站在她身旁的慕容羽。

她可不跟慕容羽这种初来乍到的人一样,对于魔法学院的法师塔,她不但是有着深深的感慨,更多的则是将法师塔当做是自己的精神信仰,可以说法切蒂简直是天元大陆每个魔法师的偶像,而象征着法师个人荣誉的法师塔,则是魔法师梦寐以求的勋章。

此时在武技学院内溜达的各个武士,察觉到远在数十里外的魔法学院传来的异动后,原本懒散的神经,一时间也是紧绷起来。向着学院门口的飞行船涌去。对于武技学院的学生来说,能够看到关系一直不太好的魔法学院内闹出事情,绝对是种幸灾乐祸,赏心悦目的事情。

四人连忙向着飞行船的方向涌去,沿途可以不断地看见,有无数的武士,正向着这里蜂拥而来。显然一个个都急于想搞明白对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是想搞明白,那座平日里看起来太他吗碍眼的法师塔,好端端的怎么就倒了呢,难道是平日里诅咒多了,老天开眼了?

先后爬上了飞行船,此时穿上满满当当全是人,尽管还没有到飞行的时间,可是飞行船不得不起飞了,因为再拖延下去的话,估计武技学院所有的学徒都会爬上来。那时候别说飞到对面数十里开外的魔法学院,极有可能会半路沉没在海里,那才是最大的悲哀。

黛博拉心急如焚,显然彼得也是同样的紧张,倒不是紧张其他的,而是因为他所有的行李都放在了法师塔内部。如果不幸的话,那场灾难足以将他的行李完全的毁去。彼得心如刀绞,这么多年的积蓄可全都放在那里啊!与他相比,慕容羽的表情倒是轻松很多,毕竟他的绝大多数随身物品,都放在空间戒指里。

飞行船的操作者将绳梯缓缓地收回,地面上没有来的及爬上来的人,气急败坏的指着飞行船破口大骂着。两个胆大妄为的,居然助跑后跳起,想要抓住不断收回的绳梯,很可惜计算出错,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后,笔直地坠落进了海里。

由于超载了,所以飞行船这次飞行的高度很低,而且飞行的速度也是很缓慢。慕容羽坐在船舷,低头可以看见,碧波**漾的海水,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他很担心那平静的海水不要突然起风浪,否则这船铁定要被海水拍沉了。

船上的众人各自有着自己的心事,整条船内居然无比安静,就好像事先排演过无数遍一样。很快海船抵达了法师学院的上空,那些平日里皮糙肉厚的武士,可不等绳梯完全的放下,就直接从海船上跳下来。十余米的高度,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成问题。

令他们感觉到失望的是,魔法学院平日里大开着的门,大多数居然闭合了,唯一留有一扇小门供人进出。还有几名高级魔法师在戒严着,甚至还有几个魁梧的机械傀儡,瞪着拳头大小的眼睛,不断地扫视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众人。

显然对于这帮突然赶来看热闹的武士,那些高级魔法师对它们没有任何的好感。板着一张老脸,面无表情地说道:“现在除非是魔法学院的学徒,其他人一律不得靠近!”

人群里都是怨声载道,几乎每个人都是满脸的郁闷。

此时法师塔附近的广场,无数名高级魔法师同时施法,弄出一个其他无比的结界,将整个法师广场都包裹在其中。一些想要凑过来看热闹的魔法师,都识趣的没有靠近,而是远远地观望着。

结界内法切蒂漂浮在虚空中,满脸担心的注释着红眸。此时他仍旧在地面上痛苦的抽搐着,如同一只被剥了皮的青蛙。那些笼罩在他身体上的黑雾,越发的浓郁起来,他整个人居然都被包裹在其中。

黑雾中居然隐隐有火红色的光泽流动着,就好像在点燃着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突然红眸停止了抽搐,空中发出一声足以将天地震动的吼叫来,与此同时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他的身上陡然燃烧起一团熊熊的火焰,额头上居然生出一对角来。

原本嚣张无比的沙尔克,陡然停止了笑容,他的表情就好像吞了只苍蝇般的难看。脸色也隐隐见到了苍白,如果让其他人看到他此时的表情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合不拢嘴吧。沙尔克可是当时三大高手之一,有什么事情居然会让他如此惊讶,传出去的话,绝对会让所有人都觉得无比惊奇。

“嗖!”红眸的面前陡然升腾起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球来。那团火球在半空中滴溜溜地转动着。在他面前停顿了片刻后猛然射出。在飞行途中那团火球,就好像蒸笼里的馒头,不断地膨胀着。

“地狱之火!”沙尔克陡然面色一变,口中惊呼出声道。他两忙将体内的斗气完全的释放在外,组成一堵浓郁厚重的斗气墙来。几乎就在火球与斗气墙碰撞在一起后,顿时开始熊熊的燃烧着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不但没有减弱的样子,燃烧的势头,越发的猛烈起来。滚滚的热浪,就连负责在外面守护着的那些高级魔法师,也感觉到酷热难耐。

“沙尔克,今天你既然来了,就不要想活着离开!”红眸冷笑着。他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就好像地狱中传出的鬼啸,寒意刺痛着人的筋骨,更加刺痛着人的灵魂深处。口中说着,随着他手指的不断地弹动,一个个地狱之火所组成的火球,接二连三地向着沙尔克猛扑过去。

突破了恶魔封印的红眸,他的攻击力绝对是凌驾在法切蒂和奥斯丁的头上。两人之所可以压制的了他,完全是因为掌握了红眸身体的弱点。这个弱点除了红眸本人,和法切蒂、奥斯丁外,绝对没有第四人知道。

沙尔克面对着红眸,几乎没有任何的胜算,他可以感觉到地狱之火每燃烧一秒钟,他体内的斗气,便在不断地消耗着。随着时间在点滴间的流逝,斗气的消耗程度便是越发的严重。斗气墙的浓郁程度正在逐渐缩小着,甚至都可以隐隐看见他因为吃力,而过渡扭曲的面目。

面对着眼前的窘迫处境,可是沙尔克却没有任何的应付办法,他苦力的支撑着。那种感觉就像捆绑住一个大活人,用蜡烛慢慢地烧烤般,一时间虽然不足以致命,可是那种感觉,确实会让你萌生出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此时魔法学院门外,汇集着越来越多的来自于武技学院的武士们。他们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向着魔法学院内好奇的张望着。令他们十分失望的是,魔法组成的结界,如今已经将法师塔包裹在其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看的画面出现。这跟他们想象中的情况大相径庭。

慕容羽的身份此时派上了用场,他和黛博拉、彼得轻易的通过了高级魔法师所组成的守护,进入到学院外。至于是武士身份的卢卡斯,只能满脸郁闷的呆在魔法学院的大门外。虽然对于魔法学院的象征性建筑,法师塔突然倒塌的事情,他也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可是在妹妹黛博拉的面前,还是不敢太多的表露出来。

人群内议论纷纷,不断地探讨着法师塔倒掉的原因。这种事情就是以讹传讹的多,很快关于法师塔倒掉的原因,就分列出无数个版本,而且有越穿越邪乎的趋势。

ps:感谢也许存在的几位看到现在还没有被雷死的读者。身为作为一名毒草制造者,肩负这多大的压力。尤其是做到了,把几段剧情,几千可以写出的剧情,拖了几万字,深感羞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