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魔法学院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几乎所有的在校学生,都是满脸惊愕地向着学院正中央的法师塔快步奔去。

这座属于法切蒂的法师塔,是天元大陆有史以来最为宏大的一个,这是卡萨诺帝国王室,为了表彰法切蒂数十年如一日,为帝国不断培养魔法人才,而特意出资建造的。

法师塔不但是魔法学院的一个鲜明的建筑,更是整个魔法学院的骄傲。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标志性建筑,如今已是断成两半,整个法师塔附近的广场,也化成了一片废墟。

废墟当中两人狼狈的对立着,他俩不是别人,正是天狼佣兵团的团长沙尔克和变异人红眸。此时的两人早不复刚才的生猛,多多少少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沙尔克身上的那个黑色披风,已经被红眸的利爪撕成了碎片,里面是一套黄金打造的精致铠甲。如果这套铠甲,是寒星铁混合金属锻造的话,或许在红眸的利爪攻击下,还会得以保存完成,可是此时已经变得破破烂烂,露出里面用上等布料织造的衣服,伤口处渗漏出的鲜血,已经将衣服染成了一片猩红。

与沙尔克狼狈的情况相比,红眸的处境绝对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锋利的匕首,撕成了碎片。伤口血肉模糊,甚至可以看到森森的白骨。鲜血沿着伤口处,如同溪流般渗出体外,将脚下的石质地面,完全染红了。

红眸身上的伤势极其严重,甚至很多处的伤,换成普通人的话,绝对是足以致命的,但是红眸天生具有的恢复能力,此时派上了用途。身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地愈合着,很快那些道伤口就消失不见了。

沙尔克嘴角浮现出一丝深冷地笑意,说道:“红眸,多年未见,没想到你的恢复能力不赖吗!就不知道为了恢复你身体上的伤势,你用去了几层斗气呢!”

红眸默然无语,森冷的眼神看着沙尔克,就像是毒蛇在注视着死人一样。他的脸色一片煞白,苍白里泛着铁青,有着说不出的难看,有鲜血沿着他的嘴角低落。虽然天生具有冰霜魔狼具备的强大恢复能力,可是恢复身体的时候,是极其消耗体内的斗气。此时他身体内的斗气消耗的情况极其严重。

此时在两人头顶上方的虚空中,法切蒂如同纸鸢般,在虚空中载浮载沉的飘**着。他面无表情,但是可以看见他的眼神中,满是担心的注视着红眸。

红眸虽然和沙尔克一样魔武双修,可是吃亏在年纪小,修为没有沙尔克那样炉火纯青。可是高手间的对决,决定胜负的关键,往往是两者间功力深厚。显然这一点红眸是极其吃亏的。

“不要再逞强了,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沙尔克道。

红眸没有说话,但是他瞳孔在慢慢地收缩着,逐渐缩成了针尖大小。眼神锋利的如同出鞘的宝剑,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沙尔克已经死过无数次了。

“哼!我看你是不见黄河不掉泪!既然你不识好歹,我就送你去见阎王!”沙尔克冷冷地道。他的身上陡然迸发出一道耀眼的黑色光芒。那光芒漆黑如墨,将他整个人完全的包裹在其中,那黑色在缓缓地流动着,就好像熬炼过无数次的柏油般。

陡然间两道精光,如同撕裂了黑夜的闪电般,向着红眸猛然射出。那两道精光,是沙尔克手里的那把匕首。带着凌厉的风声,几乎在匕首刚脱手的一瞬间,已经抵达至红眸的面门。红眸额前凌乱的头发,在刹那间被剑风割断,甚至他的皮肤上,都隐隐出现了一道道肉眼几乎无法看见的血痕。

眼见着红眸就要被匕首刺穿,陡然间他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猛然向着后面倒去。几乎就在他身体刚刚后仰的那一瞬间,匕首便以雷霆万钧之势,擦着他的额头飞了出去。

就好像是铆足了劲的弹簧,红眸的身体就好像是出膛的子弹般猛然射出。六根锋利无比的钢爪,破开了双手指骨间的皮肉,探出在外。灌输了斗气的情况下,那钢爪就好像是渡了层黄金般,金光色的光芒,将其完全笼罩在其中,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足以令人眩晕的光芒来。

“咔嚓……”一声足以将人耳膜震裂的碰撞声中,利爪与沙尔克的斗气墙,完全的碰撞在一起。就好像是击中了世界上最坚硬的金属般,利爪击中黑雾后,非但没有将其撕开,反而是擦出一片绚烂的火星来。

“呵呵,你以为就凭着你的这点雕虫小技,就可以将我的斗气墙撕破吗?”沙尔克冷笑着,就好像一名高高在上的帝王,看着台阶下一名小丑在搞怪般。虽然黑雾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其中,看不清他的面目,但是红眸还是可以很轻易的联想到,他此时将是一幅多么小人得志的嘴脸。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2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