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切蒂院长,你怎么会在这里?”黛博拉和卢卡斯,异口同声地问道。

“怎么?你们认识我?”那名叫做法切蒂的年迈法师,忍不住满脸的好奇。

“院长,我们是皇家魔武学院的学生,曾经在入学典礼上看到过你。”黛博拉表情恭敬地轻声说道。

慕容羽满头黑线,感情原来他们都认识啊!倒是目中无人的彼得,此时望着法切蒂的眼神中,充满了无限的崇敬。不像慕容羽那样生活在深山老林中,长年累月的不跟外界接触,彼得这些年跟随着天狼佣兵团,几乎走遍了整个天元大陆,法切蒂的名字,绝对是如雷贯耳。

法切蒂是皇家魔武学院,魔法分院的院长,身兼多系魔法,而且样样都修炼到了绝顶,堪称天元大陆有史以来,成就最高的魔法师。晚年醉心于魔药学,学院的一切,都交给了徒弟,副院长卡洛莉打理。

众所周知,魔药学虽然在严格意义上,算不得魔法师。尽管魔药师所炼制的恢复卷轴,以及魔法药水,在市场上销量甚广,可是这却无法改变,魔药师这个行业日渐没落的趋势。

魔药学的处境江河日下,这跟炼制药物需要深入到天元大陆,穷山恶水的地方寻找配方,有着严重的牵连。要知道天元大陆地广人稀,很多的地方,都生活着大量凶残的魔兽,例如迷雾森林,除非实力达到圣骑士级别,否则就算是再胆大的探险团,也不敢轻易以身涉嫌。

法切蒂醉心于魔药学的研究,不但是因为魔药学极为的神奇,让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更多的则是想让魔药学得到更好的发展和传承。

“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刚才你说我着天魔迷心粉上不了台面!要知道我为了研究这种魔药,足足花费了五六年的时间,今天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法切蒂见自己的得意之作,在慕容羽的眼里一文不值,忍不住大声地说道。

慕容羽对法切蒂并无好感,他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根萃有酥筋软骨散的钢针,这是他俘虏了天狼佣兵团统领雷纳后,从地面上重新捡回的。屈指轻轻一弹,钢针瞬间没入到水云兽的体内。刚才那头水云兽,还在发出震天的咆哮,可是中了钢针后,立马就好像木头人般,整个人变得僵硬起来。

法切蒂忍不住“咦”了一声,五年前他从一份失落已久的魔药师手记里看到,在两千多年前魔法在天元大陆大行其道的时候,魔药师曾经发明过可以将人瞬间迷晕的药物。只要拿到那种迷药,就算是圣骑士,也未必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对手。

法切蒂好奇心起,将管理魔法学院的工作,全部交给了徒弟卡洛莉打理。自己云游天下,依靠着那份残缺不全的典籍,再加上发明创新,费时五年总算是炼制出迷药来。由于迷药中需要一味草药——天魔草,所以他将迷药命名为天魔迷心粉。

这些天魔迷心粉虽然没有典籍里记载的这么强大,可是强大的药效足以迷翻三级魔兽。要知道三级魔兽的攻击力,或许还不如一名天空武士强大,可是扛昏眩能力,却能做到跟圣骑士不相上下。眼见着水云兽中了慕容羽的钢针后,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活动能力,甚至都无法发出咆哮声,法切蒂不得不承认,他苦心炼制的天魔迷心粉,确实没有慕容羽所持有的强大。

“你是超级魔药师?”法切蒂好奇的问。如果说刚才他对慕容羽不屑一顾的话,此时他的态度无比的重视。

“我对魔药学一窍不通,怎么可能是什么超级魔药师呢!”慕容羽摇了摇头道。

“不可能!如果你不是魔药师的话,怎么可能会配制出如此强大的魔药来!”法切蒂固执地说道。

慕容羽无奈的翻起了白眼,听法切蒂的意思,感情他刚才那些不入流的迷魂药,已经是天元大陆上最神秘的迷药了。要是放在前世的唐门,连最起码的外门弟子都不如。

要知道唐门很多的毒药,不但令人防不胜防,甚至连唐门自己都没有解药。据说唐门曾经研制过一种灭城毒。只要一滴落在水里,就可以毒死整个长安城的人。很可惜那种灭城毒没有保存下来,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失传了。

“院长,林克他没有说谎,他确实不是魔药师。虽然这些东西都是他配制的,可是他的真实身份,却是一名大剑师。”黛博拉开口解释道。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1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