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林克,你怎么样?”黛博拉忍不住失声惊呼道。

“没事!这些伤还要不了我的命!”慕容羽强忍着穿心般的疼痛,从深坑中一跃而出。

雷纳射出的羽箭虽然洞穿了他的右臂,可是并没有伤及到筋骨。可是随着鲜血如同溪流般沿着伤口处涓涓流出,以及羽箭所附带的火系魔法,不断地灼伤着他的神经。

此时雷纳望向慕容羽的眼神,就好像看着怪物一样。对于自己的射术,他可是有着充足的信心,尤其是压箱底的绝技连环箭,自问就算是圣骑士面对这一招,也只会手忙脚乱。实力只有大剑师的慕容羽,却躲过了绝大多数。

从精灵附魔师手里换来的羽箭,此时已经消耗殆尽,雷纳伸手习惯性地摸向后背上的箭筒,可是却摸了个空。

慕容羽凝神冥想,顿时带在右手食指上的空间戒指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张恢复卷轴,飞快地展开卷轴,顿时一团云雾般的乳白色气体,从卷轴内飘散开来,将慕容羽整个人笼罩在当中。随着那些云雾将他紧紧地包裹,慕容羽有种如沐春风般的神清气爽。

右臂上被羽箭洞穿的伤口,正在以用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地愈合着,伤口处隐隐感觉到酸麻难当。

“居然是恢复卷轴!”雷纳两眼一瞪,几乎当场吐出了鲜血。

整场战斗当中,天狼佣兵团的溃败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损伤了数名天空武士,这种精锐力量不说,大地武士所组成的团队也是死伤惨重。最后不惜血本的用上了精灵附魔过的羽箭,才给慕容羽造成了一些伤害。

“快!给我冲上去,千万不要让他得逞!”雷纳几乎用咆哮的语调,大声地嘶吼道。他深知刚才的羽箭虽然洞穿了慕容羽的右臂,可是这些伤害不足以致命,最多不过影响到攻击力。可是打死他也没有想到,慕容羽身上居然带有恢复卷轴。

要知道恢复卷轴极其难得,制作工艺也是非常的复杂,只有高级魔药师才可以制作的出。

一张中等的恢复卷轴,甚至可以卖出数百卡萨诺金币的天价。而在他的印象当中,风暴佣兵团不过是个刚刚组建了不到一个月,穷酸破落的小型佣兵团罢了。至少从他们组建了这么长时间,成员只有四个人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

那些仍保存着战斗力的天狼佣兵团成员,听到雷纳的命令后,同时发出震天的吼叫声来。刀口舔血的他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又眼见着平日里亲如兄弟的战斗,接二连三地惨死在自己的面前,胸腔里的热血几乎沸腾。

彼得眼见着那些佣兵团成员,饿狼扑食般向着慕容羽猛冲过去,如何的按捺的住。抄起沉重的战斧,就想着对方猛扑过去,一旁的卢卡斯当然不会闲着。归根到底,之所以受到追杀,一部分原因是在妹妹黛博拉身上。

如果不是彼得为了黛博拉出头,砍死了天狼佣兵团的团长沙尔克的表格马特拉齐,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似乎感染到慕容羽、彼得那熊熊燃烧着的战意,卢卡斯双目赤红。急速奔跑中,斗气蔓延到身体之外,组成一团天蓝色如同海水般的光芒来。他手中的双手剑,虽然只是街面上一般的货色,可是在他全力催动斗气的情况下,通体弥漫着如同珠宝般晶莹剔透的光泽来。

“喀嚓!”一声撞击声中,彼得已经跟一名大地武士交上手。对方身手敏捷,手持着一柄铁剑。简简单单地一次碰撞,那柄铁剑已经一寸寸的断裂成无数截。而彼得的战斧,已经趁机将那人懒腰斩成两截。

与彼得轻松地战况相比,卢卡斯的处境则是相当的窘迫。对方的实力显然已经达到了天空武士级别,卢卡斯虽然已经到达了大地武士后期,可是距离天空武士,还是有着一定实力上的差距。交手几次后,居然遇到好几次凶险,幸好他每次都是间不容发间成功躲避,否则只怕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哥哥,我来帮你!”黛博拉取出一瓶魔法药水,服了下去后,顿时感觉到原本接近干涸的魔力,一时间又变得充足起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1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