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血肉之山

而这个时候,白月之下的环形建筑已经彻底被磅礴的血肉所包裹,这些无规则的血肉,仿佛形成了一座不断蠕动的,充斥着邪恶畸形生命力的肉山。

在那肉山里勉强还可以看出房间的形状……因此反而更像是肉壁组成的腔室。

最中央的腔室内,波诺教授死死的盯着眼前蠕动着的肉块。

他的身体逐渐被血肉包裹。

他的身体逐渐被肉身的血管刺破。

然后将血肉神经连接在一起。

他的半张脸长在了周围挤压过来的肉里,腥臭的粘液缓缓流下来。

高强度的扭曲压力和污染在空气中形成浓烈的潮汐,一圈圈向外扩散。

而波诺教授的身体在融化。

融化成这种粉红色的血肉黏液。

“这就是……神的力量……”

“真是把所有人的恐惧连接在一起……所塑造出来的奇迹……”

他艰难的说道。

这个时候他的意识也逐渐模糊不清,眼前不断诞生出诡异而模糊的画面……似乎和眼前这团存在的血肉连接在一起,他也能感同身受的体会到恐惧,并从自己的意识里催生出更加庞大的负面情绪。

污染还在喷发,还在蔓延。

这些半透明的粘稠血肉逐渐开始凝固。

形成了触手一样的诡异物体。

而后,在那些半透明的最深处,第一次诞生出了骨。

仿佛外在包裹着整个环形建筑的血肉之山,都只不过是保护着最中心的存在的屏障壁垒……或者说茧。

而当这骨头第一次出现的时候。

外面的肉山再次蔓延……就好像能不断生长的太岁。

它蔓延到海面上,长在了礁石上……捕获了海里的鱼和植物,将它们同化成血肉。

它蔓延到海港上,而海港上面因为庞大的压力,早已经没有了任何还能站立的建筑,就连不灭的灯塔此时都倒塌成了碎石……庞大的污染让这里此时已经没有了活人。

那些原本活生生的人们,要不然就是大脑爆裂而亡……要不然,就是浑身张出的生命力旺盛的诡异肉芽,然后被血肉所包裹,变成了令人恐怖的怪物!

由人头串成的蜈蚣……天空中漂浮的巨大八爪鱼……或者浑身腐烂的活尸巨人观。

这些因为被血肉之山覆盖,而污染诞生出来的怪物们,此时又被蔓延而来的血肉潮汐所拉扯,那些血肉中钻出了无数细小的触手……或者手臂……或者各种抽象或具体的器官部位……拽住这些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的怪物们,将它们扯进了血肉之中。

而后,和血肉同化为一体。

被其中粗大如怪物的血管抽取。

……

肉山以一个飞快的速度蔓延着,几乎是短短几分钟之内,就覆盖了一整座海港城。

被污染的人们在肉山血海里苦苦挣扎,无数皮膜肉筋死死的缠在他们身上,将几乎要爬出肉壁的畸变的人们又硬生生的拖了回去。

12点10分。

神树科技,连同海港城……全灭。

化为死城,寸草不生。

……

翟楠依旧在经历着不同的恐惧。

这些恐惧如影随形,并且越来越夸张。

他的记忆也在这种恐惧中变得模糊,他慢慢忘记了自己要干嘛。

他只是疲惫的、麻木的经历着这一切。

经历着每一个人的恐惧。

被恐惧淹没,创造出被称之为“神”的怪物。

……

而与此同时,世界各地,同时开始试验精神具现技术的地区也发生了奇怪的变动。

其实各个国家地区,从一开始就知道,这种禁忌的技术是在提取人类的恐惧……从想象力里制造怪物。

而实验者在带上头盔的一刹那,也就基本宣告了人格死亡。

大家都心知肚明。

但大家都不说。

所以,当实验者们身体开始大幅颤抖,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痛苦的嘶吼时,各地主导实验的人们并没有叫停实验。

而是冷漠的看着。

看着怪物们从头盔顶上钻出。

然后被关进玻璃囚笼里。

这些怪物们将会被牢牢地看管,作为武器,研究对象,或者生物核弹。

它们不会死。

受伤了也会自愈。

它们因为恐惧而憎恶人类。

它们除了杀戮之外,没有任何意识。

这是完美的武器……可以屠城的超级生物核武。

然而,顺利的实验过程在实验进行到第十分钟之后,发生了意外。

对,是全世界各地的所有实验同时发生了意外。

实验者头盔上的管道停止了制造怪物……有些怪物甚至只爬出来一半,就哗啦一声破碎成肉块。

而后,从里面流淌出了柔软的肉块和血管。

它们蠕动着扭曲着,而后大面积铺开,成型,巨大的血管犹如触手一般在低空中狂舞。

与此同时,空气中逐渐积蓄起扭曲的压力……而参与实验的人们仅仅只不过看了一眼,脑海里就被无数恐怖的,扭曲的,疯狂的想法随意占据,而后他们的身体开始疯狂的增殖畸变,黑色的绿色的血肉带着浓浓的粘液从身体表面喷发出。

似乎是对于他们的矛盾惩罚,所有参与了实验的人们……或者说研究员,以及其他身份敏感的人们,都在这一刻同时变异,变成了疯狂而不具备智力的怪物。

各个地区仿佛同时被打开了地狱。

如果从高空看去,就会发现地表上,从无数随机的节点开始,粉红色的血肉同时蔓延。

诡异的血肉仿佛活着一样,一点点爬动,爬到建筑上,爬进下水道,爬进发电厂里。

人类活动的区域仿佛大停电一样,光明逐渐湮灭,而水也被这些血肉彻底堵住。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一些地区想要动用核武,才发现所有的线路和燃料早已被血肉所代替。

全世界都只剩下了一种声音。

一种,血肉在慢慢爬动的声音。

……

此时,翟楠依然在经历着那些恐怖的臆想。

他看到了生下孩子后就想吃掉他的红衣新娘……看到了疯狂剁肉的屠夫,而他自己则被放在架台上少了一条腿……看到了一直在喝油的少女,而后少女浑身上下都流出了油,然后她将自己的手放进锅里,混合毛孔里的油下锅炒菜……

一切都诡异而疯狂。(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