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眼前的女子,记得是叫唐碧儿,今年十八岁,其父唐儒是当朝正二品,任刑部侍郎,在殷太极还在朝中为园师时,两人交情甚笃。

但自从殷太极因一个小小的赌约而被迫离京后,唐儒在朝中的地位便变得暧昧不明。

受到唐儒的影响,唐碧儿被选入后宫并没能如愿的被封为贵妃,仅仅得到了一个美人的名号。

不过对于这些,敖祯打从心底不在意。

无论是皇后、妃子、美人、宫女,这些女人除了长相不同之外,在他心中都没什么差别。

拿之前被他赐死的陈昭蓉来说,两人算得上是青梅竹马,而他十六岁登基为帝后,她也妻凭夫贵,登上了一国之母的位置。

可惜陈昭蓉不安于现状,拚命利用自己的皇后之位替娘家的亲戚谋福利。

就连那四位贵妃也同样为了让自己能在后宫站稳脚跟,一次又一次的来挑战他的权威。

对于她们的小动作,敖祯看在眼里,并不计较,他并非是无情之人,虽然对她们没过多的情爱,但既然嫁给自己当妃子,对她们就有一份责任。

可永无止境贪婪下去的结果,就是玩火自焚。

陈皇后与四位贵妃之间斗智斗法,为了得到胜利,竟将蛊术施到了他的身上!

若不是他命大,很有可能命丧在这些女人的手中。

自从下蛊事件之后,他更加疏远这些喜欢争权夺利的女人,所以对唐碧儿这些被纳入宫的人,始终提不起什么兴致。

更何况,他身边已有个秦绾卿吸引了他全部的心思,自然忽略了后宫的那些女人。

若不是近日他因秦绾卿要搬离皇宫一事与她斗气,恐怕后宫将一直被当作华丽的摆设而已。

他看向眼前的女子,唐碧儿的确是万中选一的美人儿,可比起怎么看也看不够的秦绾卿,仍是逊色太多。

“这壶杏花酒乃是臣妾亲手酿制的,味道醇厚香浓,皇上尝尝,可还合您的口味?”唐碧儿娇声伺侯,语气里有明显的讨好。

她现在的心情,只能用震惊和喜悦来形容。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ngshangshiqingfu/1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