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天麟见沈浅若肯跟他说话,便知道沈浅若没有真的生气,见她还不肯开门,火天麟揽着她的肩头问道:“这是要我在这里证明?隔壁要是有人出来,你可不能怪我。”

沈浅若瞪了他一眼,火天麟看着沈浅若娇俏的模样,心都酥了。

沈浅若拿出钥匙开门,怎么这人还有这么无赖的时候,她就不知道呢?门刚一打开,火天麟就紧跟着她进去了。进来之后就熟练的往沙发上一坐,跟进自己家门似的。沈浅若还没说什么,火天麟便已经开口:“不用费事忙了,刚刚才吃了东西,倒杯水就行。”

沈浅若水也不给倒了,直接坐下来,恨恨的瞪着他:“到底想说什么?”

火天麟也没有再接着逗她,“今天看到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吃饭,心里不高兴了?是不是觉得心里憋着一股火,发布出来?”

“好啦,别生气。你看,我不也看到杜若飞跟你一起吃饭了?我也没发火啊!”

沈浅若原本消下去的情绪这会儿又上来了,“是啊,我们俩是什么关系?我敢发火吗?你可是火天麟火总裁!我不过是个欠了你的钱的可怜虫!”

火天麟脸色也瞬间阴沉下来,“你就是这么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的?”

“这不是事实吗?”

“我们之间,在你眼中就只是欠债和债主的关系?”

沈浅若看着他愤怒的眸子,那一声到了嘴边的“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仿佛只要她说一个“是”,他们之间便彻底断了联系。她不想,不想走到那一步!

看着火天麟这凶狠的样子,沈浅若心里涌起一股委屈,“我也以为你对我是不同的,可每当我觉得你喜欢我的时候,你又总做些事情打破我的以为。让我觉得,我不过是在自作多情,这样猜来猜去我很累。”

火天麟盯着沈浅若,正打算她要是敢说出一个“是”字,他就掐死她算了,然后自己再跟着一起自尽了事!

没想到,她说出口的却是这样的话。

他对她,真的有这么恶劣吗?

沈浅若看着他不说话的样子,忽然有些心灰意懒,算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们之间本来就隔着天堑

鸿沟。无法在一起这样的结果,她不是早就预料到了吗?

看沈浅若表情忽然冷淡下来,火天麟心里忽然涌起一阵心慌,他急急的站起来抱住她:“浅浅,我——我不知道我之前的做法这么恶劣。”

他第一次跟她说,让她陪她一晚,现在想想该是侮辱性多么强的一句话!

在他心里有她的时候,他让她做他的女人,却忘了问她是否也一样喜欢她,甚至到现在他都没问过她喜不喜欢她。

他觉得她不可能不喜欢他是一回事,但在她看来,或许是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在意她的意见吧?毫无尊重,难怪她总是这样躲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