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浅若其实根本不知道杜若飞这样的人的脑回路构造,实在觉得复杂的很。不过她倒是没有打断他,静静的听他继续说:“我知道我活该,也知道这段时间对你的死缠烂打事实上很令你厌烦吧?这会儿再看我自己,连我也觉得厌烦不已。对不起沈浅若,为我对你造成的伤害道歉,也为我,这段时间的死缠拉大道歉。”

沈浅若讶异的看向他,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不过他能这样想,却是最好不过的了。沈浅若顿了顿,自己说道:“嗯,你能想开我也为你感到高兴。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必要否定,毕竟我们曾经在一起过,那时候的一切都真实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中,但也仅仅如此。往后的生活才是我们所要追求的。既然已经跟虚小六订婚,那就好好跟她在一起。”

杜若飞脸色僵硬了片刻,即使没有跟沈浅若在一起,虚小六也不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人,连凑合都难。

看杜若飞的脸色,沈浅若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那是他们俩之间的事,她不好过多干涉。便也没有多说什么,这时候刚好点的餐上来了,那一瞬间的的尴尬刚好打破。

“其实,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把一切都说清楚的。之前对于你的作为,我或许还心有不甘和怨怼,但现在我真放下了。我想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也希望你能走出来,不要在执着。”

安看着火天麟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心里顿时揪紧。

若是两人见面就为了说这个,她绝不会让火天麟做的如此近,刚好能听到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既然让火天麟误会已经做不到,那就只能自己出马,让沈浅若误会火天麟了!

她笑了笑,吃了两口桌边的东西,忽然开口道:“唔。我知道这里的西点不错,要不要尝一尝?”

火天麟注意力都在沈浅若那边,闻言没有多想,顺口接了句:“随你。”

沈浅若听到声音,整个人一僵,她转头看过去,正好同火天麟的眼神对上,心里有些慌乱。安笑了笑:“沈小姐,真巧。”

沈浅若这才注意到,火天麟对面也坐着人。

他们是来约会的?

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还是说安也只是火天麟众

多女人中的一个?

沈浅若心乱如麻,根本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她看到安看向火天麟的眼神,里面满满的都是情意。火天麟会不知道吗?

沈浅若心里一痛。

一面对自己诉说着情意,总是在各种场合刷着存在感,招惹了她之后,转身却又跟喜欢他的女人一起吃饭。这就是他所谓的喜欢吗?

杜若飞见沈浅若脸色有些不对,“沈浅若?”

“我没事。”

再次看向杜若飞,沈浅若起身:“我先回去。”说完没看火天麟一眼,直接走了。安嘴角勾起,瞧,多么容易动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