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会上名流商人很多,基本上叫得上口的人都出席了这次酒会,而火天麟和沈浅若之间的关系,也在一夜之间传遍了商业圈。就连报纸上的财经版、娱乐版都留下版面对这次的酒会进行了报道,当然重点还是在火天麟携女伴出席,疑似女友上面。

杜若飞被虚小六一路拖拽着上了车,虽然走的是酒店的北门,但一路上还是不停的被人围观,虚小六感觉自己这辈子最丢脸的时候大概就是这会儿了!

狠狠地把杜若飞塞到了车里,发动汽车,开着就跑了。

但到了路上,她确实不知道该去哪里。愤怒过后,心里涌起的是对沈浅若浓浓的恨意。她欣赏的男人喜欢的女人是沈浅若,跟她订婚的男人心里念着的女人还是沈浅若!

沈浅若这个名字,深深地盘踞在她的心里,甚至在想,她怎么不去死?

“沈浅若。若若。我已经后悔了,我不该把门户看的比你重要,我不该在那个时候对你避而不见,不该。可我现在已经后悔了啊,你就不能,不能原谅我一次吗?是人都会犯错的啊!为什么别人反草就可以得到宽恕,我就得一杆打死?若若。”

虚小六恨恨的看着正在迷迷糊糊说着胡话的杜若飞,心里嫉妒更甚,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存在,知道现在杜家和虚家的联姻不能有误,她真的会直接把他丢下车!在酒会上丢人现眼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是这样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若若,你真的不能在给我一次机会了吗?为什么要选择他?为什么要选择火天麟?我们曾经在一起明明那么契合,为什么。我真的后悔了。”

其实,有的时候杜若飞也想过,沈浅若哪里有那么好,就值得他这么心心念念了。明明就放弃过一次,不过是再一次的将她从心头割舍,有什么呢?

是啊,有什么呢!

可,心里就是放不下啊。他想,如果分手之后,她过的不好,她还单身,或许他的执念不会这么深重。

车子在一处公寓停下,虚小六冷眼看着他,这会儿酒劲上

来了,他脑子比刚刚还不清醒。虚小六将人扶下车,又喊来小区里的泊车小弟,将车开到车库里去。

她扶着杜若飞到了公寓,看着烂醉如泥的杜若飞,虚小六撇撇嘴,将人直接往沙发上一扔。醉鬼一个,懒得伺候。闻了闻自己身上,一股酒味,不管杜若飞怎么样,自己先去卫生间泡了个澡。

等她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杜若飞整个人都已经歪躺在地上,闭着眼睛,看那神态也知道醉的不轻。虚小六撇撇嘴,走过去,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人扶到沙发上:“真是没用!这才喝了多少,就醉成这个样子。”

嘴里说着嫌弃的话,但还是给他倒了杯热水。

“火天麟这个该死的家伙!到底哪里好了?我哪里不如他了?凭什么我现在过的这样的日子,若若你却跟他这样秀着恩爱,怎么可以这样?你不是应该整日以泪洗面的吗?”

虚小六虽然不喜欢甚至嫉妒到有些痛恨沈浅若,但听到杜若飞这样的话,显然还是觉得他无耻极了,眯着眼重重的踹了他一脚:“真是无耻!火天麟哪里都比你好多了。是个女人都会选择他而不是你这个懦夫和废物!”

杜若飞疼的“嗷呜”一声叫了起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aomenkushaofangguowo/7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