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若飞心里难受的要死,他怎么也不明白,明明那么单纯善良美好的沈浅若,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的样子。

想了想,他觉得还是自己的错。在她生活面临那样的巨大变化之后,最应该陪伴在她身边的自己却毫无音讯。大概就是这样才使得她性情大变的吧。

如今她才刚刚醒来,心情不宜大起大伏,他觉得自己还是先离开这里,给她空间和时间,让她好好想清楚,度过这次难关。

看着杜若飞离开,沈浅若才觉得心里的阴霾散去了些。

虽然现在已经看清了杜若飞的为人,但曾经在一起那么长时间是事实,看着他惺惺作态的在自己面前,她只觉得说不出的膈应。

白小易回来见她面色不对,便问道:“怎么了?我出去这么一小会儿,难道就出了什么事?”

沈浅若摇摇头:“没什么事,就是刚刚杜若飞来了。”

“他?”白小易眼中明显带着鄙夷,“他来干什么?他倒是会挑时间,如果我在这儿,早把他赶出去了!”

“好了好了,我都没怎么样,你倒是气成了这样。不值得的。”

“你能这样想就好啦,为了那种人伤神确实不值得。对了,医生说你再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刚好能赶上圣诞节,到时候我们好好的庆祝一番。”

沈浅若一怔,原来圣诞节就快要到了啊。

去年的圣诞节,她人还在英国。她因为性格原因,在那里也没有什么朋友,只有合得来三两个,也很是庆祝了一番的。

那时候真觉得自己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了,笑闹不断,只追求自己的理想,没有烦恼,没有困苦,也不用为生计犯愁。也不懂别的人为了生存如何奔波,仿佛生来就是享受生活的。

短短一年,就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当真是世事无常。

见沈浅若在发呆,白小易推了推她,“在想什么呢?”

“在想我那些英国的同学,有没有出人头地的。”

“这还不简单,你若是想知道,等你好了,就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也是。”

沈浅若想

着白小易已经在医院陪着自己好几天了,便说道:“白小易,你今晚回去休息吧,我现在除了身体有些虚,已经没有大碍了,已经能自理了。”

见白小易还要说什么,沈浅若便打趣道:“你不是还有个男朋友?这么长时间不见面,小心到嘴的鸭子飞了!”

白小易也有些易动,她确实已经好几天没有见柳子腾了,心里还有点想他。不过嘴上却是嘴硬:“飞了就说明那不是我那盘菜,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门外,火天麟和柳子腾刚到,这句话恰被听了个清楚分明。

柳子腾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火天麟心情不错,他挑挑眉,明显是在看柳子腾笑话。柳子腾狠狠地瞪了火天麟一眼,忽然笑了笑,“你那边比我麻烦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