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易心里酸酸的,她走过去抱住沈浅若:“父母不能陪我们一辈子,他们在的时候我们成婚膝下,他们走了,我们就要让他们走的安心不是吗?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可以伤心可以悲痛,但请不要失去希望好吗?因为还有我们爱你。”

沈浅若只是木呆呆的靠在白小易的怀里,没有一丁点儿反应。

午饭沈浅若只用了一点点,但就是这一点点已经让白小易欣喜万分了,只要还能吃下东西,那问题应该不大。

“你呢就好好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不会让你一个人的,知道吗?”

沈浅若安静的点点头。

然而脑子里回想的却是这一个多月来同父母相处的点点滴滴……

白小易觉得这样子下去不行,再这么憋下去,沈浅若肯定会患上忧郁症的,等事情过去,她必须带着她出去玩一趟才行。

她记得沈浅若以前说过,她想去一些自然观光地带感受一下未被现代文明破坏的自然风光。那样或许能够开拓她的视野。

第二天,白小易家里来了电话,说是她的外公病了人在医院,需要她回去看看。白小易有些为难,虽然说沈浅若现在肯吃饭了,但她现在的状态还是让人十分放不下。

沈浅若将她电话的内容从头听到尾,见白小易挂了电话,沈浅若笑笑,说道:“我没事,你去吧。我明天正好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真的没事吗?”

沈浅若冲着她笑了笑,如以前一般,明媚的两个小酒窝,白小易见了点点头:“我会尽快赶回来的,你现在精神不好,有些事不要勉强。”

“嗯,我知道。”

她想,她这辈子最幸福的大概就是成为了爸爸妈妈的女儿,而最幸运的,就是拥有白小易这样的好姐妹。

不管她发生什么,她总是会在她的身边,不离不弃。

“白小易,如果人真的有下辈子,我们做亲姐妹好不好?”

“好啊,不过如果是亲姐妹,肯定是我是姐姐,你是妹妹。你啊,注定就是让人疼让人宠让人护着的。”

“嗯,可能下辈子是我是姐姐也说不定。”

白小易笑笑,没当回事。

第二天,白小易早早的就走了。

沈浅若换

上了很早的时候穿的一件粉色外套,走在瑟瑟的寒风中,显得很是美丽冻人。路过行人已经将她归类为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典范。

还有不少跟男朋友一起逛街的小女生对她投以恶毒的一瞥!

“穿成这样在这里乱晃,缺男人缺到这个地步了吗?”

“呸,你再看回家你给我跪搓衣板去!”

街上行人的恶意沈浅若通通接收不到,她走在街上犹如行尸走肉,脸上无悲无喜……

在一个公交站牌处停了下来,她眼神毫无焦距的看向远方。一辆公交车停下,她会抬头看看站牌,接着又低头看着地面,如此周而复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