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沈浅若起床后先去厨房做了点早餐,两人将昨天拿出来的钱和东西放在一起初步算了算,差不多能凑到一千万左右。

只是剩下的,要怎么办!

“要不,我们买期货炒股吧!”白小易提议道。

对于这方面,沈浅若丝毫不懂,“啊?”

她总觉得期货炒股这样的事情太过高深,必定是那些高智商的人做的事,她应该不行的吧?

白小易“噗嗤”笑道:“谁说我们俩亲自出马了?我爸爸学生里面就有十分擅长炒股的,我们那位师兄也挺熟悉的,前些时间还听说他买进了两只股,过些时间就卖出,能赚不少的。”

“你是说,咱们把钱交给你的那位师兄,让他帮我们操作吗?”

“嗯,你放心吧,那位师兄信得过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炒股来钱快她又怎么不知道?都已经被逼到这个份上,哪怕她对股市只是略懂,她怕是都要拼一拼的,只可惜她一窍不通。

她看向白小易,问道:“我跟你那位师兄毕竟没什么交情,他……他能答应吗?”

白小易眼睛一瞪:“他敢不答应!”

沈浅若笑笑,白小易跟这位师兄的关系,似乎不太一般,“那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

“定不负所望。”

中午,白小易拉着沈浅若出门逛了好几家商场。

“这件不错,你去试一下。”白小易指着一件米白色卷边线衫,“服务员,拿s号。”

沈浅若连连推辞:“我——我现在不需要。”

白小易义正言辞:“不!你现在很需要!”

这里的导购员可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看两个人穿着不凡,就知道必定不是那些只能来这里看看过把眼瘾的学生党,因此十分殷勤的说道:“这位小姐气质清纯,肤色又白,这件衣服,很衬你的气质和肤色呢,试试吧,到时候不喜欢不买就是了。”

导购一般都是这么说话。

进了店里的那都是潜在顾客,衣服没上身,或许仅仅是喜欢,但不一定想要买到手。但如果上身效果很好,那会出钱买下的

几率就大了五成。

沈浅若推不过,拿着衣服进了试衣间。

而原本背靠着这里的一张贵客休息的沙发上,火天麟听到沈浅若的声音,脸上倒是闪过惊讶。

她不是在凑钱救父母吗?还有闲心闲钱逛这样奢侈的服装店?又或者,是自己根本就错看了她?在他的面前表现的那般坚毅果敢,只不过是为了引起他的兴趣,实际上骨子里跟那些拜金虚荣的女人没有半点区别?

想到这个可能,火天麟心里就不舒服起来,甚至还有一丝被骗的愤怒。

在沈浅若试衣的时候,白小易又拿了一件裤子和外套丢进去,让她搭在一起穿,等到她出来的时候,白小易眼睛一亮:“我就知道,你穿这样一身一定美死人的!我的眼光不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