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什么时候,沈青已经睁开了眼睛,声音微弱的叫了沈浅若一声,沈浅若惊喜的应声:“爸爸,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爸爸就想好好的看看你。”

“嗯,等你养好了身体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沈青只是笑笑。

就算医生没有跟他说,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油尽灯枯,已经不行了。

沈浅若忽然觉得脑子一阵黑一阵白,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可把一边的白小易吓坏了。

医生检查了一下,说是最近她的压力太大,再加上刚刚心绪起伏波动较大,一时承受不了,才会这样,一会儿醒过来就没事了。

沈浅若醒来的时候是在深夜,睁开眼睛时,白小易正趴在她的床边已经睡着了。她偏过头看向窗外,夜色正浓,初冬的寒风隔着一层玻璃,似乎也能叫人感受到那股寒意。

明明前一刻还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怎么这会儿就这样了?

难道非要这般起起伏伏才叫人生吗?

她没有出声打扰白小易,但自己却也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一夜,睁着眼睛看向窗外,那肆掠的风吹过她荒芜的心,仿佛冻的她整个人都在打颤,但又好像毫无知觉。

天渐渐亮起来,沈浅若也慢慢闭上眼睛。

白小易醒来的时候见沈浅若还没醒,就先去洗漱了一番,回来看到沈浅若睁着眼睛,高兴道:“你醒啦。”

“嗯,醒了,辛苦你了。”

“说什么傻话呢!”

沈浅若只是抿嘴笑笑,并不多言。白小易总觉得这样的沈浅若很不对劲,“若若,你先躺着,我去给你看看买点早餐过来,一会儿我们一起去看干爸。”

“好。”

“那你等着我啊,别乱跑。”

“嗯。”

白小易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眼沈浅若,总觉得今天的沈浅若有些怪怪的。似乎听话的过分,不管你说什么都是“好、嗯”,越是这样,白小易的心里就越是不安。

出了医院,白小易接到了柳子腾的电话。

“什么事?”最近事情太多,接起电话,白小易语气也有些不好。

柳子腾是见白小易这么长时间都不给自己电话,好不容

易拉下面主动给她打,结果还被这么对待,语气顿时不好起来:“在哪儿?”

白小易皱皱眉,“医院。”

柳子腾一惊,问道:“你出什么事了?怎么在医院?都没跟我说啊,到底怎么了?”

“不是我,等到时候有时间再跟你说吧,我还有事,先挂了,拜拜。”说完不等那里出声就按断了电话。

买了点粥就回了病房,果然见沈浅若正乖乖的躺着。

“吃点吧,一会儿才有力气看顾干爸。”

“嗯。”

沈浅若小口小口的吃着,眼神茫然空洞,仿佛一切都进不了她的眼,入不了她的心,她让她怎么样就怎么样,就像提线木偶一样,看着让人不安,更加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