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大概就是她这样一份痴傻的劲儿头才让这么多人都愿意护着她吧……

穷人和富人,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隔着一条鸿沟,有些人还在生存线上苦苦求存,但有些人却挥霍着金钱,享受着灯红酒绿的生活。

城市的夜晚依旧繁华,然而表面的浮华遮掩的却是背地里的那些奢靡。

S市国际大酒店的商业酒会,灯光交错,酒香飘远,参会的人不论男女,极尽攀比之能。女人比男伴,比首饰,比衣服,比男人的宠爱。男人虽不如女人们只看重表面,但一言一行,也在比着自己的事业,商业帝国,甚至是带在身边的女伴也要比一比。

“表哥,你果然来了。”休息区的沙发靠椅上,火天麟正慵懒的斜靠着,看着虽然慵懒无比,但浑身无比散发着上位者的凌厉气质。

听见声音,他头也没抬一下,只闲闲开口:“心里可有出气了?”

女子在火天麟对面坐下,语气还有些不爽:“听说表哥你还手下留情了,怎么?见那个沈浅若长的弱柳扶风的,怜香惜玉了吗?唔,如果真是这样,我也不觉得奇怪,她一向如此,不管什么时候,总有男人会为她出头的。”

说着,她端起旁边的香槟,优雅的抿了一口,“表哥你若是想玩玩可以,却不要深陷其中哦,到时候只怕吃苦头的还是你。”

她的话似是无意,但没有一句不是在说沈浅若就是靠着柔弱手段笼络男人都为她出头的。

火天麟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表妹,从小,这个表妹在她心里一直是一个霸道被宠坏的公主,却没什么心机,什么时候,她也会这样对自己说话了?

师离心里有些不安的看着他:“表哥…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火天麟忽然笑了笑,慵懒充满魅力,就连从小跟在他后面的师离都有些迷离。

“没什么,我们家的小公主终于长大了。”

然而他的目光沉沉,却是想到了那个女孩子。

她的长相或许不是绝美,但此刻回想起来印象却很深刻。一双美目,透着坚毅勇敢;翘挺的鼻子,这个

时候回想起来,他甚至有些后悔怎么当时没有刮一刮,手感应该很不错。一想到她那倔强时紧咬着嘴唇的样子,他就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师离的心却沉了沉。

“火总年纪轻轻,就把瑞皇国际领上如此辉煌之境,实在是年轻有为啊,我们这些老家伙比不得了。”

火天麟俊眉微皱,抬头,面前正站着两个人,似乎是杜氏集团的总裁,他收起了慵懒,站起身:“原来是杜总,幸会。”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aomenkushaofangguowo/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